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5:匆匆那年,躲不開命運多舛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1:35|字數:5289

街道兩旁除了美食還有一些小店賣著各種藝術品。

金穎抱著一杯布拉格特有的葡萄醋,一個人在這家小店旁邊已經看了將近五分鐘。

雖然彭克已經說了布拉格廣場有專門買紀念品的購物街,但金穎卻有自己的想法。

從機場下來到現在,不管是打車還是住房,包括晚飯和去酒吧金穎都沒出過一分錢,這種感覺讓向來獨立的金穎有種深深的不安。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想想現在自己手里捧著人家都葡萄醋,胃里消化著人家的佳肴,身上披著人家的外套,金穎甚至感覺如芒在背。

她心里似乎有個聲音,告訴她要撇清和這個男人的關系,畢竟越帥的男人就越不安。

而且金穎沒自我良好到認為自己得天獨厚美艷無雙,誰遇到自己都會拜倒在石榴裙下。

她就是一個小小的公司職員,而且是剛剛被甩的小職員。

之所以非要買手鏈,是準備送給彭克一個,也算讓自己稍微心安理得一些。

兩只手分別攥著兩串粉水晶的手鏈和紫水晶編織的鑰匙鏈,金穎有些糾結的想選手鏈,但最終咬了咬牙決定買紫水晶鑰匙鏈。

粉水晶可是招爛桃花的,自己可不能瞎買瞎送!

“喂,干嘛一買買一對啊?要送給誰啊?”彭克裝作很隨意的問了一句,但如果李銀河在,一定會第一時間發現這家伙眼底隱藏的一絲緊張。

“啊?我覺得挺好的,準備送你一個,看你鑰匙上連個掛墜都沒有。”金穎怔了一下隨后輕聲說道。

“你在和我開玩笑么?”彭克古怪的看了金穎一眼,把自己的鑰匙從褲兜里掏了出來。

單獨的一枚鑰匙,上面掛著一個*系的中國結,拴著一把銅制的小手*,還有眼睛一按可以發光的《怪物大學》里的蘇利文。

金穎被雷了個外焦里嫩,無力的張了張嘴卻一句話沒說出來。

事實上,她并沒見過彭克的鑰匙,只是女人的直覺和那張光禿禿的房卡,讓金穎認為彭克不可能是個童心未泯的美少年。

所以在說彭克沒有鑰匙鏈的時候,金穎理直氣壯,甚至帶著幾分教育的味道。

只可惜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卻很骨感。

“你在和我開玩笑好不好?一個大男生你栓這么多鑰匙鏈干嘛?”金穎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彭克,眼中滿是絕望。

這糗出的,恐怕上天都會折服。

“女朋友送的啊,我這么帥又會唱歌,女朋友送個鑰匙鏈還不行?”彭克笑瞇瞇的說著,臉上帶著幾分笑意。

如果沒從李銀河口中聽到彭克的過去,金穎可能會忍不住氣憤一下,不過既然知道了自然不會這樣。

笑瞇瞇的看著彭克,金穎眨了眨眼沒回答,而被盯得有些發毛的彭克倒是先弱了聲勢。

“我有鑰匙鏈了,你要送就送手鏈吧。”彭克拿起了金穎剛剛放下的手鏈,輕咳了一聲說道。

金穎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從李銀河的口中,金穎也聽出了彭克并不缺錢,自己送一串折合人民幣幾十塊錢的手鏈,或多或少有些拿不出手。

不過人家都發話了,自己也沒必要考慮太多,畢竟要的不是沛納海勞力士。

“你一串我一串,我勸你拿回去送女朋友吧,別回頭被發現了誤會咱倆的關系。”金穎笑嘻嘻的調侃了一句。

“女朋友回國了,更何況藝術家都是*不羈,可以理解的。”彭克依舊大言不慚的編著謊話,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完了一半的小吃街。

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原本人就不多的小吃街此時更是少了不少人,彭克看著精神依舊高亢的金穎,朝著拐角處的一家店走了過去。

金穎依舊悠哉悠哉的跟著,下意識的朝著小店看了一眼,瞬間口水就流了下來。

金燦燦的烤魷魚串,輕輕一吸甚至能聞見海鮮的香氣,厚厚的肉質讓金穎眼睛一下就不忍離開了。

金穎以前吃的最大的就是在廟會里吃的,一咬下去滿口留香,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可那條魷魚串和此時此刻的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你吃得了么?”彭克回頭看了一眼金穎,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

彭克晚上并沒吃飯,但小吃街轉悠了一個小時也算是墊了墊底,這一串魷魚就是在他餓的情況下,都勉強吃下去。

而金穎從八點就開始吃,直到現在他已經懷疑這丫頭是不是肚子里除了胃什么器官都沒有。

“應該差不多吧。”有些猶豫的說了一句,金穎咽了口口水,輕輕低頭但眼睛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魷魚串,心里忍不住腹誹。

開什么玩笑,小小的魷魚串也能難為到本女俠?分分鐘消滅它們!

“那行,咱倆一人一串。”

點了點頭,彭克直接交錢給了店主,金穎盼星星盼月亮的接了過來,小巧玲瓏的咬了一口,隨后忍不住輕嗯了一聲。

“這老板可以的!”一咬下去,滿口酥爽,金穎贊不絕口的說了一句。

彭克只是微微一笑,這么多年來,整條小吃街的每家店都不知道被他光顧了多少次,哪家味道好自然一清二楚。

不得不說,金穎此時的心情只能用美麗兩個字形容,一邊大口吃著魷魚串,一邊跟在彭克高大的背影后面,目光個時不時的落在好似情侶但絕非情侶的手鏈上,突然有種如墜夢幻的感覺。

來到布拉格的第一天,他已經見識到了這里的不可思議。

不僅僅是好似穿越的建筑風格,同樣因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夜幕偏黑,遠處不少人家都已經熄燈休息,接著微弱的燈光,金穎隱隱可以看到伏爾塔瓦河邊,那些停靠的一艘艘小船上散發著搖曳的燈光。

“明天什么安排?”走在前面的彭克并沒看到金穎眼中一閃即逝的朦朧,輕聲問了一句。

明天?安排?

金穎茫然的怔了一下,吱吱唔唔了半天卻并沒說話。

能有什么安排,自己甚至不了解布拉格哪里好玩哪里不好,而且一眼望去雖然不少黑頭發黃皮膚,但多少也有種身在他鄉為異客的孤獨。

最主要的,金穎總感覺沒有彭克,只有自己一個人很難在布拉格開心的度過一天。

畢竟從下飛機到現在,彭克把一切行程都安排的井井有條,既充實又不會覺得趕,國際導游的能力的確不同凡響。

“看看再說吧,明天誰知道幾點起床呢。”金穎輕咳了一聲,隨后又心虛的補了一句。

“計劃趕不上變化,一下去什么安排都泡湯了,你說對吧?”

彭克并沒回答,但下一刻老天卻給了答案。

轟隆隆的雷聲緊隨金穎的話音落下便是響起,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空眨眼間被一塊*的黑云遮蓋住,像是黑布一樣沒有一點縫隙。

壓抑的天氣伴隨著驟然大了不少的涼風將衣服吹的獵獵作響,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誰都沒說話,非常默契的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垃圾桶旁邊,大口大口的嚼著手中的魷魚串。

眼看著烏云飄來風雷攢動,誰還顧得上什么淑女不淑女,金穎大口朵頤的速度比彭克都快上不少,小嘴巴好像耗子一樣不停的嚼著。

彭克雖然也大口吃著,但很快被金穎狼吞虎咽的速度驚住了,愕然的愣了半響,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像賭氣一般更大口的吃起來。

兩串魷魚很快被兩個人消滅,可惜連句慶祝的話都沒來得及說,盆潑一樣的大雨傾盆而下,瞬間打*兩個人的衣服。

“你這烏鴉嘴!”雨水打亂了彭克原本豎起的發型,一眨眼的功夫全都貼在了臉上,腦袋好像個蘑菇頭一樣,郁悶的瞪了金穎一眼說道。

“我烏鴉嘴,你這導游怎么當的,晚上有沒有雨都不知道,還好意思說我!”金穎頭發也被淋*,好在馬尾辮并沒有顯得很亂。

“明明沒有雨的!”彭克拿起手機翻開天氣,但還沒看就被傾盆大雨打*屏幕,連忙踹回了口袋里。

“趕緊找地方打個車啊,我出來玩感冒單位不管報銷啊!”金穎的聲音絲毫不比天上的滾滾雷聲小,彭克無奈的看了女孩一眼,撒腿就往前跑。

“太晚了沒地方打車,跑吧!”

夜空下,雨幕中,一男一女像是追逐嬉戲的前后跑著,雨水打濕在身上,但臉上依舊泛起了莫名的笑容,深一腳淺一腳的水濺向空中,泛起片片漣漪,似乎穿透了時光定格在了永遠的水晶印框中。

一場傾盆大雨換來的不僅僅是形象盡毀,至少對金穎來說,這一場雨很及時。

順著發梢滴落而下的雨水,似乎帶走了塵凡的不甘和曾經的回憶,清澈了內心也洗滌了靈魂。

她渺小的像是一根火柴,而在繁燒戀愛的蜃樓之后,借著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似乎偷偷溜回了曾經的年代。

大門口,彭克和金穎都沒進去,兩個人四目相對,同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金穎笑,是因為彭克的手剛剛將站在額頭的頭發撥了上去,此時此刻的吊詭發型好像拯救地球的奧特曼一樣。

而彭克則是因為金穎愣是將一件寬大的衣服,穿出了緊身衣的效果。

笑聲過后,卻是沉悶了很久的尷尬,愣了半響的彭克終于說話了。

“你進去吧,我回家了。”

裝做瀟灑的扭頭要走,彭克的板鞋卻是不爭氣的一滑,要不是扶著墻面,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不拿把傘?外面還下雨呢!”金穎忍不住伸手扶了一把,一張俏臉瞬間紅透,就連耳根都有些發燙。

心臟突然莫名的一陣狂跳,金穎保證這種情況從小到大真的是第一次發生。

抓著彭克寬厚的手臂,線條分明的肌肉*的好像鐵鑄的一般,而并不粗糙的皮膚絲毫沒有毛發扎手的感覺,反而很細膩。

金穎第一時間松開了手,看著彭克站穩佯裝沒事人一樣從兜里掏著鑰匙,大腦驟然一片空白。

當然,這份窘相彭克并沒發現,此時此刻的他內心同樣有些緊張。

金穎的手很溫柔也很滑,但讓彭克心動的,是那兩人瞬間的四目相對。

“那個,謝謝啊。”彭克第一次覺得事情朝著他計劃之外發展了,這種感覺好像突然下起的暴雨一樣讓他無法反映,但驟停的心跳卻讓他愛上了這種意外。

“沒,你拿把傘再走吧,外面還下雨呢。”金穎強自鎮定的說道。

“家里沒有雨傘,布拉格很少下這么大雨,平時的毛毛雨淋起來很舒服的……”彭克猶豫了一下,隨后輕聲說道。

“沒雨傘?那外面這么大雨你怎么回家,要不先進去坐坐,等雨小點再回去?”金穎微微一愣,黛眉微蹙忍不住提議道。

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的打在樓梯的窗戶上,不時閃過的一道閃電和稍微錯后的雷聲,讓兩個人都在感受大自然的魅力。

雨太大了,也就是布拉格有一條足以容納無數雨水的伏爾塔瓦河,如果這傾盆大雨下在北京,恐怕早就藍色預警了。

“進去坐……不打擾吧?”彭克也有些意動,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隨后卻是哭笑不得的咧了咧嘴。

這地方明明是自己家,到現在反而有種打擾別人的感覺?而且金穎也真是不客氣,說出的話好像就是在自己家一樣!

彭克上揚的嘴角讓金穎怔了一下,似乎也發現了兩人位置的對調,訕笑一聲連忙打開門,示意對方先進去。

當客廳的白熾燈光打在身上的時候,兩個人都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雖然發梢上還掛著些許晶瑩,但聽著外面瓢潑大雨,想著自己奪路狂奔,多少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

家里只有一雙拖鞋,彭克很紳士的擺出來但并沒穿,而是脫了襪子光著腳朝著臥室走去,金穎看著地上擺好的拖鞋努了努嘴,換上之后站在客廳里卻有些不知所措。

行李箱已經被該死的賊偷走,自己除了身上這身衣服甚至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冰冷的雨水此時依舊順著脖頸在身體內流竄。

還來不及后悔自己得意忘形,金穎就看見彭克拿著兩件寬松的衣服走了過來,心頭微動但嘴上卻并沒說話。

“你先去洗個澡,這兩件衣服換上,洗干凈的還有香味呢!”

彭克身上依舊濕漉漉的,雖然頭發還在滴水,但袖子卻挽了起來,生怕把新拿出來的衣服弄濕。

“你這衛生間能鎖門吧?”金穎輕嗯了一聲,隨后煞風景的問了一句。

彭克怔了一下,嘴角古怪的一咧輕輕搖了搖頭。

“不能鎖,門是壞的。”

金穎沒回答,而是翻了個白眼朝著衛生間走去,將彭克的外衣和錢包丟在了餐桌上。

很快,衛生間里就傳出了淅瀝瀝的流水聲,而趁著這個機會,彭克連忙從臥室里拿出幾件衣服換在了身上。

雖然身上依舊粘粘的,可再怎樣也比涼颼颼的要強上很多。

換上了干衣服,彭克長嘆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打開電視很隨意的撥開一個節目,目光卻慢慢游移到了金穎的錢包上。

兩人淋了個透心涼,錢包自然也不能幸免,從沙發上起身彭克朝著金穎的錢包走了過去,看著拿起來還滴答水的慘狀忍不住咂了咂嘴。

“還是只是外面*。”打開錢包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大堆發票,彭克無語的看了半天,隨后一把拿了出來,愣了半響只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女人真是種可怕的生物,這里不少發票都已經磨得沒了字跡,可竟然還被這丫頭揣在身上。

除開發票就是一些捷克的克朗,后面一層倒是放著幾張百元大鈔。

將近三年沒回國的彭克看見紅紅的老人頭甚至有點熱淚盈眶,小心翼翼的放在護照旁邊,卻突然被一張照片吸引了目光。

老舊發黃的照片從背面看能找到一些簡單的字跡,但因為年代太久彭克辨認了很久也沒看清,但轉過照片的一瞬間,整個人卻如遭雷擊一般身體都隱隱一顫。

照片中,一男一女頭挨著頭會心的笑著,女人看上去很年輕,而青年看上去同樣瀟灑英俊,照片背后,則是查理大橋的一座巴洛克雕像。

這是……

死死的攥著手中的照片,彭克艱難的咽著口水,勉強控制著自己的保持冷靜,但一幅畫面卻赫然從無數的記憶中溢出,讓他猶如身臨其境。

距離上一次回家已經是三年的時間,已經熟悉了布拉格生活的彭克之所以被勒令回家,唯一的原因就是他爺爺去世了。

那個曾經目睹了布拉格春天的老人,不止一次的拿出過與此時手中一模一樣的照片,但渾濁的雙眸中并沒有半點幸福,只有深深的遺憾和自責。

照片雖然陪著老人葬送在了無情的烈火中,但已經褶皺的歲月卻雕刻出了一段讓人心碎的嘆息。

彭克到現在都記得,直至老人去世,手中都攥著這張照片,那清澈的笑容和純真的俏臉一度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了彭克心里。

對于曾經的歷史,彭克知道的并不多,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一個青年辜負了自己心愛的人,兩人漸行漸遠最后形同陌路,而當青年遲暮,卻已無顏面對,那個曾經許下過海誓山盟的摯愛。

可是,這張讓彭克疑惑了無數年的照片,為什么會出現在金穎的錢包里?

是上天的捉弄,還是命運的倒流?

彭克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在做夢,聽著衛生間門悄然打開的聲音,還在發呆的彭克哆嗦了一下,放下照片穿上鞋朝著外面沖去,只給剛剛洗完澡的金穎留下一個重重的關門聲……

窗外依舊下著大雨,滂沱大雨之中的彭克發瘋一般的向雨中跑去,直至消失在雨幕的盡頭……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政府有关系什么最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 澳洲幸运8 房屋出租能赚钱吗 没事的时候做点什么赚钱 山西快乐10分 兑个快递赚钱吗 即时网球比分直播 英雄联盟 来来安徽麻将全集 好运彩票安卓 受网络的冲击开实体店赚钱吗 章鱼彩票安卓 生产宠物饲料赚钱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 炒港币能赚钱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