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13:童心未泯,最耀眼不過笑靨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1:35|字數:6784

“喲,你也去啊?”剛好抽完最后一口的李銀河將煙頭踩滅,看著隨后走過來的金穎瞇了瞇眼睛,一臉好奇的問道。

“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你倆能抽什么風!”輕哼一聲,金穎徑直坐到了后面,努力隱藏著因為緊張而略顯蒼白的俏臉。

也許因為周末的關系,在金穎看來今天的時間過的實在太快,轉眼太陽已經由東向西,正午時的溫暖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午后陽光的和煦。

“我倆是去抽人的!”李銀河嘿嘿一笑坐進駕駛座,而彭克則是很快走到了副駕駛。

一下午的時間,李銀河都在忙著船長酒吧的善后工作,包括金穎捅傷的飛利浦他也去醫院看了,并沒賠錢而是補了一腳,踢的后者嗷嗷直叫。

原本糟亂的酒吧已經打掃干凈,但因為事情涉及的比較廣,官方要求停業三天,而李銀河趁著這個時間,通過朋友直接聯系到了飛利浦的老大,約在船長酒吧見面。

一路暢通無阻,沒有像是穿越時空的馬車擋路,也沒有一身玩偶裝的路人在街頭賣藝,金穎甚至沒去看周圍的景色,一顆心始終懸在嗓子眼上,直到車子緩緩停下來才落了下去。

當然,并不是落回心里,而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坐在車里就行,他們會過來的。”李銀河瞇著眼睛,看著租過來的四個黑頭發黃皮膚的人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口頭說是談判,但只有彭克知道李銀河是來找茬打架的。

果不其然,四個人很快走了過來,雖然都不強壯,但一身痞氣卻讓人忍不住想要敬而遠之。

金穎在后座找了找可以用來防身的武器,隨后無力的嘆了口氣,認命般的靠在一邊半閉著眼睛。

自己這趟布拉格之旅,似乎是從下了飛機就已經上了賊船,雖然只有三天時間,但經歷的事卻比三個月都多。

彭克和李銀河都沒去管金穎,兩個人摩拳擦掌的對視一眼,看著距離差不多同時下車,朝著四個人走了過去。

金穎猶豫了一下,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同樣跟了過去。

今天的布拉格依舊有些涼,剛一下車的金穎明顯感覺身上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雖然極力想否認,但也不得不承認十有八九是被眼前冷峻的氣氛嚇出來的。

一方是被打,另一方是被捅了一刀,不管是李銀河還是彭克,甚至是對面四個人都沒有好臉色。

“說說吧,怎么辦?”首先說話的是李銀河,看著四個人大刺刺的給自己點了顆煙,瞇著眼睛輕聲問道。

“我兄弟鬧事,你們把他捅了,你覺得怎么辦?”聽著對方的話,金穎就瞇著眼睛看了彭克一眼。

很顯然,對方竟然也是中國人。

“呵,你問我怎么辦?你去搶銀行,警察把你斃了新鮮么?”李銀河吐了個煙圈,毫不客氣的話讓金穎聽著都有些揪心。

她隱約也明白了李銀河的目的,打著談判的*子找茬打架。

“你這不是銀行,每個月你也得給我們錢,提前來怎么了?”看著李銀河毫不退讓的態度,四個人同時向前走了一步,為首青年瞇著眼睛低聲說道。

“給你們錢是養兒子呢,別沒事跟我唧唧歪歪,把那兩個人交出來。”李銀河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說出的話嚇得金穎臉色白了。

有些擔心的看了眼李銀河,金穎拉了拉彭克的袖子,卻看見后者對她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彭克很清楚李銀河不是第一次談判,不管是說話的語氣還是每個詞語的使用都在把我之間,話雖然難聽,但絕對不會讓對方狗急跳墻。

“交人?交給你干嘛?”嗤笑一聲,對方看著比自己高出半頭的李銀河輕聲問道。

“黑三,你可以不交,但從今天開始船長酒吧和你沒有一點關系,你有本事就來砸,砸一次我修一次,我看是你那幫兄弟先餓死,還是我先破產!”李銀河咄咄逼人的話讓對方明顯變了臉色,幾個人對視一眼,都沒說話。

不得不說,在船長酒吧這么多年,他們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李銀河的情況,如果這家伙真要兩敗俱傷,自己討不到半點好處。

“李銀河,我交人可以,但僅限于說話。”

陰沉著臉,被李銀河喊做黑三的青年擺了擺手,而身后的一人則是打了個電話,很快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

李銀河不著痕跡的瞥了一眼彭克,后者微微點了點頭,而他們身后,金穎剛好看見兩人晦澀的小動作。

事實上,金穎現在找不到什么詞可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擔心自己安全,但不知道為什么卻毫不猶豫的選擇一同前往。

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但卻并沒有聲嘶力竭的去反抗,而是任由彭克去控制事態的發展。

金穎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對彭克盲目的信任,但站在這個男人身后,金穎就算再害怕也不想移開腳步。

很面目可憎的兩個人就走了過來,金穎下意識的伸手去拉彭克,但卻愕然發現自己竟然抓空了。

與此同時,一聲怒吼同時從彭克和李銀河口中傳來,*的拳頭不約而同的朝著毫無反應的兩人砸了過去。

“噗……噗……”

兩聲拳肉接觸的悶響讓所有人怔了一下,在回過神來卻已經看見兩個人躺在地上捂著臉慘叫著。

“打!”李銀河猶如河東獅吼的聲音瞬間點燃了戰場,一馬當先的朝著黑三踹了過去,而彭克則是抓住旁邊一人的頭發,狠狠的撞向自己的膝蓋。

聽著耳邊凄厲的慘叫,彭克并沒松開手中的青年,而是揪著后者的頭發狠狠的朝著李銀河的車玻璃砸去。

李銀河也在一腳之后和另外一人廝打起來,一拳比一拳狠,而自己也是眨眼間掛了彩。

不得不說,幾個人看著彭克和李銀河越戰越勇視死如歸的氣勢都有些發怵,而一旁的金穎早在動手的一剎那腿肚子就開始轉筋。

“咚!”腦袋上挨了一拳,李銀河轉過頭赤紅著雙眼看著黑三缽盆大的拳頭,臉上沒有半分驚恐,而當黑三發現前者的吊詭的笑容時,一記飛踹已經落在了自己臉上。

幾乎只是眨眼間,包括黑三在內的六個人都已經喪失了戰斗力,顫抖著直起身一張臉上滿是驚恐。

雖然有先下手為強的嫌疑,但兩個人的戰斗力實在有些強橫。

“敢動老子的人,我讓你裝最吊的!”此時的彭克絲毫沒有了先前的陽光和溫暖,說出的話甚至都和平時斯文的模樣大為不同。

不遠處,看著近乎瘋魔的彭克,金穎的一雙眼晴卻已經模糊,眼前的一切像隔世的燈火般闌珊,卻讓她忍不住哽咽出來。

她不喜歡此時的彭克,渾身浴血的模樣像是修羅一樣讓人恐懼。但她卻突然明白了彭克拼盡一切都只是為了自己。

“行了別打了,出人命了!”快速的跑到彭克身邊,金穎一把抓住前者青筋暴起的手臂,聲音帶著幾分顫抖。

擦了擦額頭上的喊,彭克瞇著眼睛又踹了一腳,而一旁的李銀河則是陰沉的看了金穎一眼,隨后把目光轉向為首的青年。

“黑三,從今天開始,船長酒吧和你沒關系,有本事盡管來砸!”淡漠的聲音沒有半分感情,而聽聞的黑三則是掙扎著冷笑一聲,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下一刻,黑壓壓一片人瞬間從拐角的陰影中沖出,一個個攥著鐵條甩棍,兇神惡煞的朝著三人直撲而來。

“怎么講?”微微一怔,彭克看著遠處的李銀河投去一個問詢的眼神,臉上卻沒有半分懼色。

“打!”

石破天驚的一句話讓金穎在這一剎那甚至高看了一眼李銀河的英雄主義,但下一刻卻感受到一股巨力涌來。

原本被自己抓住的彭克反手攬住自己的腰肢,一個瞬間鉆到了車里,而在關上門的瞬間,李銀河已經在駕駛座上啟動了車子,呲牙咧嘴的揚長而去。

“打,是這個意思么?”

茫然的看著遠處依舊再追的一群人,又看了看氣喘吁吁的彭克和猛踩油門的李銀河,在如此凝重的氣氛下,金穎強忍著心里的笑意,但還是忍不住樂了出來。

“噗哧……”

車廂里,金穎的笑聲一閃即逝,俏臉一紅連忙掙扎了一下。

“喂,抱夠了沒有!”聲音帶著幾分羞惱,金穎扭了扭依舊被彭克抱著的柳腰,輕哼了一聲說道。

忙不迭的松開手,彭克感受著身邊溫軟的*消失,臉上明顯泛起一絲失落,而金穎則是白了前者一眼。

“打完了?”金穎的聲音帶著幾分釋懷和輕松。

不得不說,這場戰斗和她想象中并不一樣,原本兩人頭破血流的慘烈場景并沒出現,自己也沒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兩人茫然失措。

甚至連警察都沒等到,這場計劃了一整天的戰斗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結束了。

“啊?打完了!”點了點頭,彭克嘿嘿一笑,眼中帶著幾分得意。

“我問你啊,為什么李銀河說打的時候,你倆能不約而同的跑回車里?”眼底帶著幾分揶揄,金穎忍不住笑著問道。

正在開車的李銀河翻了個白眼,而坐在后面的彭克則是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打得過,銀河說打其實就是個暗號而已。”彭克笑著解釋道,而李銀河則是不知道哼唧了一句什么。

金穎猜測十有八九是想解釋一下自己的行為并不是懦夫,而是好漢不吃眼前虧。

輕輕將車窗開一個縫隙,金穎微閉著眼睛深深吸了口窗外的空氣,伴隨著深呼吸之間,胸中的陰郁剎那間一掃而空。

“疼不疼?”轉過頭,金穎看著彭克帶著鮮血的嘴角,有些心疼的問道,同時將自己兜里的紙巾拿了出來。

“疼,哎喲,疼死我了!”坐在前排的李銀河咧嘴高呼著,而金穎則是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抽出一張丟了過去。

“活該,誰讓你挑頭打架!”落井下石的說了一句,金穎再次拿出一張紙巾,咬了咬下唇塞到了彭克的手里。

她本想自己給彭克擦干凈血漬,可想到兩人并不是男女朋友,而一旁的李銀河十有八九會倚瘋撒邪,頓時將這個有些*的想法收了回來。

“我倆是為你好不好!”李銀河一臉委屈的說著,從后視鏡里幽怨的看了金穎一眼。

“別拿我當擋箭牌,彭克為我我信,你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金穎輕哼了一聲說道。

“喲,信了啊?我就說……”哈哈一笑,李銀河剛想賣弄一下自己的先見之明,但卻碰到了傷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得不說,這一場戰斗李銀河受的傷比彭克重很多。

從出手開始,李銀河就專門找鐵板踢,你一拳我一腳身上沒少挨打,而彭克則是在最短時間把軟柿子捏碎,再過去幫忙。

短短幾分鐘的戰斗金穎當然發現不了其中的奧秘,只能看出李銀河傷的有些重。

車子很快停在了一家餐廳門口,李銀河打開車門但并沒熄火,而是問詢的看向了后排的青年。

“你倆先吃個飯逛逛街,我去處理點事情。”不著痕跡的使了個眼色,坐在后排的彭克點了點頭,拉著金穎的胳膊走了出來。

“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打電話!”對著李銀河說了一句,彭克看著消失在道路盡頭的奔馳s400抿了抿嘴。

他很清楚李銀河是為了自己打的架,而這一架所造成的后果,不只是船長酒吧超過幾十萬的虧損,同樣也要讓原本悠閑的李銀河忙碌一陣。

不管是重新布線還是打點關系,李銀河都要重新開始,而一切不光需要錢,同樣需要時間。

一旁的金穎并沒說話,只是緊了緊微風吹拂的上衣,目光有些復雜的看著彭克。

她同樣不是傻子,昨天剛剛回國的李銀河今天早晨就反了回來,從中午到現在沒有一分鐘的休息時間,而一切的緣由則是因為彭克受傷。

目光透過遠處紫色水晶燈的光線看向輕抿嘴角的彭克,金穎扯了一下后者的衣袖,但并沒說話。

她很清楚這個男人也在默默的感動著,只是并沒有對他而言,更多時候不需要說,只需要記在心里。

“恩?怎么了?”感受著金穎的動作,彭克恍了一下對著女孩笑了笑,瞇著眼睛輕聲問道。

“沒事,就是問問現在干什么,我可能過不了幾天就要回去了。”搖了搖頭,金穎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這么著急?那么早回去干嘛?”瞳孔微微一縮,彭克盡量讓自己笑的自然一些,但幾分失落依舊掛在了臉上。

三天的時間,對于金穎而言短短的72小時充實的像三個月一樣,可在彭克看來,這三天幾乎在眨眼間已經過去。

他還記得剛下飛機這個女孩一臉惱怒的咒罵偷走旅行箱的樣子,記得狐疑的拿著自己導游證和身份證對照的神情,也記得兩個人在步行街吃到深夜的歡笑。

先前因為打架而有些熱血*的心情一下子涼了半截,彭克看著金穎,努力隱藏著眉宇間的不舍。

“我得上班啊!在公司請了半個月的假,幾乎把明年的年假都用了!”金穎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才三天啊,還一個多星期的呢啊!”彭克愣了一下,訕笑著搓了搓手。

“只剩下半個星期了,之前奶奶去世還耽誤了一個星期。”苦笑著搖了搖頭,金穎美眸中泛起一絲傷感,目光看向了布拉格黃昏時的天空。

夕陽無限好,霞光映天,半空中偶爾能看見一輛架飛機留下的白線,和遠處準備歸巢的鳥兒在黑暗來臨之前盡情的飛行。

金穎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來布拉格,但這幾天的經歷的確印證了奶奶生前所說的話,神秘的布拉格的確是尋找幸福的最佳之地。

她不否認自己找到了幸福,但不確定是永遠,還是霎那。

“去……去世?”

聽著金穎的話,彭克原本訕笑的面孔立時一變,有些不可置信的問了一句。

自己的爺爺早已去世,如果金穎的奶奶再辭世,恐怕這世界上沒人能解開兩人在布拉格留下的塵封記憶。

也許以前的彭克對于那段歷史不敢興趣甚至不敢*,可現在的他卻想要破開當初的迷霧,給自己,同樣給金穎一個交代。

“是啊,還好走的時候并不痛苦,只是眼中帶著幾分遺憾。”金穎點了點頭說道。

兩個人都有些緘默,似乎此時布拉格喧鬧的街邊已經失去了聲音,只剩下桎梏之外的無聲嘆息。

“好了,半個星期就半個星期吧,開心一點,今天周末我帶你去看看水舞!”牽強的笑了一下,彭克深吸了一口氣,拉起金穎的手臂朝著喧鬧的老城廣場*跑去。

不得不說,踏入老城廣場的金穎第一時間就被眼前的景色征服了。

和整個布拉格狹窄街道不同,老城廣場像是綠洲一樣讓無數男女老少駐足,或是欣賞著只有這里才有的古典音樂,或是看向遠處大屏幕上播放的冰球比賽。

看著年輕的情侶騎著雙人自行車,在廣場空曠的地方嬉戲打鬧,金穎有些希冀的撅了撅嘴,又將目光投向了巴洛克風格的圣尼古拉教堂。

當然,金穎對這個胡斯派教會并不感興趣,讓她眼前一亮的是不遠處一臺投幣的玩偶機。

一雙美眸泛著幾分獵奇的光芒,金穎下意識的看了看一旁的彭克,怯怯的指了指遠處的玩偶機。

“走!咱倆一起!”有些好笑的看著金穎楚楚可憐的樣子,彭克拉起后者的手臂朝著玩偶機跑去,隨后在老板的地方換了十枚硬幣,又跑回了金穎旁邊。

“誒,你看這個藍色的兔子傻不傻?”一雙眼睛始終盯著玩偶機里邊的金穎看著彭克回來,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臂指了指玩偶機中間的藍色兔子。

“那不是叮當貓么,那個肯定最好抓,只要抓住腦袋就行!”看著彭克沒說話,金穎又指了指最大的機器貓,一雙眼睛冒著綠油油的光。

似乎整個玩偶機里的東西都已經是她的囊中之物一般。

彭克第一次發現金穎也有會童心未泯的時候,那張似乎能將冰川融化的燦爛笑容,甚至讓他這一刻想要親上一口。

當然想法是有,可彭克卻并沒這個膽量,將手中的十枚硬幣交給對方,指著里邊最小的一只獅子王辛巴嘿嘿一笑。

“抓這個,拿這個練練手。”很顯然,彭克并不相信金穎的實力。

“不要,給你五個你自己抓,我要抓最大的!”金穎撅著嘴將硬幣塞了進去,控制著金屬大手徑直朝著機器貓抓去。

“5,4,3,2,1……”看著計時器上倒數的數字,金穎輕舔了下嘴唇,在最后一秒時快速拍出了確定鍵。

金屬大手很快朝著機器貓沖去,張開的大手猶如鷹爪一般,而玩偶機外面,彭克和金穎的腦袋甚至貼在了一起,不約而同的屏住呼吸看著眼前的大手。

很快,一個指頭的松懈讓機器貓第一時間掉了下來,而彭克和金穎則是同時嘆了口氣,像斗敗的公雞一般。

“你來抓一次試試?”金穎看了眼彭克手里的五個硬幣,一臉笑意的對著他說道。

“來,試試!”

從小到大從沒接觸過這類游戲的彭克第一次有了興趣,他不知道是因為好奇,還是因為金穎喜歡這個游戲所以自己才會感興趣。

當然,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將一枚硬幣投進去,李銀河連忙控制著金屬大手朝著獅子王抓了過去。

毫無例外的又是失敗,彭克一臉惱怒的看著玩偶機,而一旁的金穎則是眉開眼笑,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

不得不說,這丫頭多少有些犯小人的嫌疑,自己沒抓到,自然也不希望別人抓到,尤其這個人是彭克!

“看我的!”瞇了瞇眼睛,金穎再次投進了一枚硬幣,可結果依舊不盡如人意。

有些賭氣的將剩下的三枚硬幣全部扔了進去,伴隨著最后一次失手,金穎原本希冀的眼神終于變得黯然起來,撅著嘴看了看彭克手里的四枚硬幣卻并沒說話。

此時的她已經不將問題歸結于自己的運氣和能力上,而是將所有的問題推卸到了玩偶機上。

“還共產主義國家,這東西一點都不實在,我小學三年級就在游樂園抓玩具,一抓一個準!”金穎悻悻然的哼了一句。

“我小學三年級人見人愛,班上小女孩追著親我,能一樣么?”彭克落井下石的聲音不期而遇。

“滾一邊子去!”白了后者一眼,金穎直接將頭扭到了一邊,而看到這一幕的彭克則是咧嘴一笑,將一枚硬幣放了進去。

獅子王辛巴抓起了一厘米左右的距離,很快又落了下去,而彭克也是眼前一暗。

再次放進去一枚,調整好角度的彭克剛想按確定,卻看見金穎激動的拍著自己,俏臉上滿是認真。

“再往右一點,對對就是這,確定!”玩偶機中,金屬大手再次將魔爪伸向了獅子王辛巴,而外面的兩個人看著已經提起的玩偶瞬間摒住了呼吸,怔怔出神的看著掉到取物筐里的獅子王對視一眼,瞬間歡呼起來!

一把將獅子王搶在懷里,金穎如獲至寶的轉過身,自己偷偷打量起來。

金穎突然覺得這是自己在布拉格最大的收獲,這個玩偶不僅代表著自己的運氣和幸福,同樣蘊含著和彭克的回憶和甜蜜。

“還有兩個硬幣呢,怎么樣,要不要再來兩次?”看著金穎愛不釋手的把玩著玩偶,彭克笑瞇瞇的問了一句。

“不要,留給我做紀念吧,如果有機會再來布拉格,我一個人偷偷把那個叮當貓抓走!”從彭克手中拿走兩枚硬幣,金穎毫不客氣的揣在了自己口袋里,瞇著眼睛一臉的笑意。

“這東西也送給我吧,你倆要買隨時都能買,我回了北京沒準就買不到了呢!”金穎看著手中的玩偶輕聲說著。

彭克也是一臉笑容的點了點頭,隨后目光定格在了獅子王屁股上的白色標簽。

MADEINCHINA。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25选7 冒险岛2赚钱快的职业好 北京11选5 网络上打字能赚钱吗 广西快三 星座男的嫌弃女的赚钱少 6场半全场 冒险岛怎样赚钱 河北11选5 屠龙战刀真的能赚钱 手机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新浪体育重播 本来赚钱的票dr之后怎么亏了 棒球比分网 玩微商赚钱是真的吗 体球网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