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18:有驚無險,溫暖時不過無言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1:35|字數:7206

當彭克看見金穎的時候,金穎已經醒了過來,只是頭上圍著一圈紗布。

蒼白的臉色看上去十分虛弱,露出來的小手正在輸液,另一只手正在*著自己的頭發。

彭克一臉內疚的坐在了金穎旁邊,張著嘴卻始終說不出一句話。

雖然此時金穎已經沒事,但他實在不知道怎么面對這個女孩。

“咳咳……”金穎看著彭克干咳了一聲,臉色白的像是透著熒光,而看見這一幕的彭克臉色立刻一變,將桌上的一杯水遞了過去。

“你沒事吧?先喝點水。”彭克弱弱的說著,一雙丹鳳眼中滿是擔憂。

“不喝了,你怎么了?”金穎輕輕搖了搖頭,迷蒙的大眼帶著幾分詫異的看向彭克。

“我?挺好啊……”彭克心里咯噔一下,臉上卻掛著牽強的笑容。

“你是摔得,還是和別人打架了?”金穎上下打量了彭克兩眼,隨后黛眉微皺輕聲問道。

“摔的,我不小心摔倒了。”

彭克不想讓金穎擔心,她從馬上跌落才剛剛清醒。

“你過來一下!”金穎瞇了瞇眼睛,隨后對著彭克勾了勾手指,而彭克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將身體湊了過去。

白皙的玉手輕輕拽了拽彭克的衣領,金穎小心翼翼的用手碰了碰彭克的傷口,彭克咬牙忍著一聲不吭,喉嚨輕輕滾動了一下。

金穎的小手依舊冰涼的沒有半點溫度,察覺到彭克的反映,連忙將手縮了回來,輕輕嘆了口氣。

“你摔,還能把襯衣扣子摔丟了?胸口那巴掌印,是摔在如來神掌上了?”金穎的言辭依舊犀利,而聽見這話的彭克則是苦笑一聲,但眼中卻閃過了一絲釋懷。

這丫頭雖然還是嘴上不饒人,但至少說明頭上的傷并不重。

“好吧,我和別人打了一架,就在醫院,就在剛剛。”

彭克小聲說著,而聽見這話的金穎美眸中則是閃過一絲擔憂和氣惱,粉拳在彭克胸口上捶了一下。

“我都這樣了,你還有閑心打架,和誰打的?”金穎撅著嘴輕聲問道,而彭克則是坐回了椅子上,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太陽已經悄然褪下,房間內的燈光自動打了開,慘白的顏色有些滲人,淡淡的消毒水味讓彭克恍然。

“怎么回事?”金穎再次追問了一句,而彭克則裝模作樣的聽不見。

“扶我出去,我要回家!”看著彭克依舊一言不發,金穎終于使出了殺手*,繃著一張臉淡然的看著彭克。

“你至于么?我告訴你還不行?”彭克一臉無語的看著金穎,忍不住嘆了口氣。

金穎才剛剛清醒,這種讓人心亂的事情,他不想現在就讓這個女孩知道。

“說!”簡短的說了一個字,金穎瞇著眼睛看著彭克。

“和我打架的是你們鄭總。”彭克面色古怪的說出一句話,而聽見這話的金穎明顯一愣,隨后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鄭總?也虧得彭克這家伙想得出來。

“好了,我沒生你氣也沒怪你的意思,就是問問你這一身上怎么來的。”

金穎安慰了彭克一句,她以為彭克只是想逗她開心才刻意這么說的。

“我說了啊,和你們鄭總打了一架。”彭克扯著嘴角再次重復了一遍,而再次聽見彭克說話的金穎明顯怔了一下。

“這么高,高鼻梁有點黑,禿頭顴骨有點大,看上去有點痞。”彭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比劃了一下鄭刑的高度,隨后形容了一下鄭刑的形象。

“我去,不可能吧!怎么會是他!”

金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聽著彭克的話感覺自己腦袋都有些發懵,像是被轟炸機炸了一樣,一片空白。

“你剛進來,他就沖過來和我打了一架,現在已經走了。”彭克猶豫了一下,一邊解釋一邊打量著金穎的反映。

此時的金穎明顯有些慌亂,皺著眉似乎在思考著什么,而彭克看著對方這幅模樣,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打鼓。

和自己相比,金穎和那個什么鄭刑已經朝夕相處了不知道多少時日,而且回去之后又要一起工作,培養感情的時間大把大把。

“也不知道銀河把沒把那家公司收購改成洗腳城……”有種走投無路感覺的彭克,此時此刻竟然將李銀河先前的一句話當真起來。

“走了?鄭總真的來了……”金穎喃喃自語了一句,目光卻有些復雜。

自從進入這個公司,鄭總對金穎就非常好。

雖然私底下總能看到周圍人嫉妒的目光,和指指點點乃至流言蜚語,但金穎卻從未將他們的話放在心上。

她很清楚,這個看上去有點痞,但男人味十足的男人,不會對自己有任何胡作非為,那些商場私企的潛規則,不存在他和鄭刑的關系中。

“他和你一起來的布拉格,只不過差了一班飛機。”彭克再次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而聽見這話的金穎立刻驚呼一聲,捂住自己的香唇。

果不其然,難怪上次和李銀河打完架之后就收到了鄭總的信息,看來他不是有所感應,而是真的看到了自己在布拉格發生的一切。

一張臉由白變紅,再變得蒼白,金穎愣坐在病床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金穎,那個鄭總喜歡你,你信不?”

彭克輕咳了一聲,目光直直的看著金穎,似乎想從她眼中得到些什么。

“啥?你說啥?不可能!”

聽著彭克的話,金穎絕口否定,但說出這番話的她卻突然沒有了一點底氣。

曾經發生的一切都歷歷在目,鄭刑的關心和照顧,讓金穎感覺到大哥哥一樣的溫暖,可這么長時間以來鄭刑卻從未有過半點那方面的表示。

而且這么長時間的戀愛,每次因為看電影或者過節想要請假,鄭刑都會毫不猶豫的批假,甚至還會在*節當天,送她兩張夜場通票的電影。

如果鄭刑真的喜歡自己,會像雷鋒一樣默默付出?這個社會,哪還有偉大到讓人無法直視的愛。

“你了解那個鄭總么?”彭克像是名偵探柯南一樣摸著下巴,皺著眉看著一臉茫然的金穎問道。

“還……行吧。”金穎的聲音有些發飄,以前她也許會欣然稱是,但聽到鄭總竟然來到布拉格,突然有種摸不準了。

“你說說,我來分析分析。”彭克抿了抿嘴唇,緊瞇著的眼睛泛著兩條睿智的光芒。

金穎看著彭克一臉是血,但這個時候仍然裝帥的樣子翻了個白眼,隨后皺著眉頭輕聲回憶起來。

鄭刑的為人很正直,公司做的雖然不大,但好在合作過的公司都很相信他的人格,事業上算得上風調雨順。

要學歷有學歷,要身份有身份,要模樣長得有很帥,毫不夸張的說,這種男人已經可以列為模范丈夫了。

當然,如果說唯一的不幸,恐怕就是婚姻的失敗,鄭刑唯一的敗筆,就是那個將他打落向黑暗深淵的女人。

金穎雖然沒聽鄭刑具體說過,但在身邊同事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稍微了解了一些過程。

似乎是他的妻子婚后*,和公司曾經的一位員工有了不正當關系,而這件事幾乎讓鄭刑整個人陷入崩潰。

雖然一段時間之后的鄭刑重振旗鼓,但那一段時間卻仿佛蒼老了許多,抽煙也是從那時候剛剛開始的。

金穎慢慢的說著鄭刑的情況,而彭克則是杵著下巴靜靜的聽著,臉上沒有半點表情。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鄭總喜歡你是肯定的,只是他不會選擇和你在一起。”彭克猶豫了片刻,終于給出了答案。

看著彭克一臉福爾摩斯二世的模樣,金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過并沒反對對方的話。

“失敗的婚姻已經讓他有了一顆破敗的心,他之所以不會和你在一起,一方面是不想讓你在他心中的地位發生轉變。而另一方面……”

彭克停頓了一下,目光復雜的看著金穎,隨后輕輕嘆了口氣。

“他不想用一顆破碎的心去愛你,那樣對你不公平。”

金穎靜靜的聽著彭克的話,張著嘴一臉的吃驚。

也許是餓了的關系,金穎將彭克從醫院食堂打回的飯吃得一干二凈,原本蒼白的臉色也稍微好看了不少。

借著彭克去交款,申請離院的功夫,金穎忍不住站在床邊看了看外面的風景。

彭克的一番話,的確讓她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可不知道還好,但現在知道了卻變成了一種負擔。

看了看手機上,鄭總發來的短信,金穎猶豫了一下還是回了‘謝謝你’三個字,但過了良久卻沒有半點回信。

金穎很聰明,雖然之前陷入了怪圈,但此時此刻看著鄭總的信息,卻明白對方不想將事情挑明,她雖然能裝傻充愣,但那種昧良心的感覺實在過意不去。

金穎的信息猶如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回信,但一會的功夫彭克卻從外面走了進來,手里攥著一件羽絨大衣,輕輕披在了她肩上。

“別想了,走一步看一步,現在最要緊的是你的身體。”彭克安慰了金穎一句,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本以為自己會醋勁大發,可聽著金穎的話,又想到鄭刑那孤寂的背影,突然有種愧疚的感覺,仿佛是自己打破了什么一樣。

只是彭克非常明白,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任何強求,或者單戀都是沒有結果的。

“恩。”

輕輕點了點頭,金穎套上外衣朝著外面走去,而彭克始終悉心的在她身邊扶著,一步都不肯錯開。

回家的路上兩個人都沒說話,金穎的腦袋有些發昏,彭克也盡量將車開的穩當一些,直到回到家里頭頂已經是月朗星稀。

剛一進門的金穎一下子沖到了廁所,吐得淅瀝嘩啦,干嘔的聲音聽得讓彭克都揪心不已,攥著衛生紙臉色黯淡到了極點。

“彭克,能不能商量個事?”吐了好半天,金穎終于緩過來了一些,臉色蒼白的看了彭克一眼說道。

“什么事?”彭克愣了一下,擦了擦女孩的*小口,將她扶到了沙發上休息。

“從明天開始,咱們吃點中餐行么,今天從馬上掉下來,好像給我摔出來水土不服了……”金穎笑了一下,但眼神卻是黯淡無光。

“好,明天吃中餐。”

彭克點了點頭,隨后換上衣服給金穎打了一盆洗腳水,用手試了試涼熱,將金穎的玉足放進水中,拿毛巾輕輕擦拭著。

擦完腳的金穎已經進入了夢鄉,而彭克則是將女孩抱回了臥室,出來將房間收拾干凈。

坐在沙發上長長的舒了口氣,直到現在彭克都沒有時間去照顧自己受傷的俊臉,拿起茶幾下面的一小塊鏡子照了照,輕輕一碰疼得呲牙咧嘴。

“吃中餐……這地方附近哪有中餐。”從小藥箱里拿出先前李銀河給的藥水,彭克將在臉上擦了擦,隨后翹起二郎腿沉思起來。

布拉格的中餐館有幾家,但做的中餐實在差強人意,就連李銀河這么好吃中餐的人,吃了幾次也再沒去過。

猶豫再三,彭克終究還是打開了自己的手機,下了幾個關于菜譜的APP軟件,坐在沙發上仔細看了起來。

翌日清晨,金穎剛剛睜開惺忪的睡眼,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胸口。

“還好,那家伙沒對自己的動手動腳……”心中暗自松了口氣,金穎躡手躡腳從臥室走到外面,下一刻卻被彭克的穿著驚掉了下巴。

下面一條灰色運動褲,上身竟然套了一件廚師穿的白色圍裙,而脖子上還搭著一條毛巾,時不時的擦擦額頭上的汗水。

油鍋里似乎炸著什么東西,油煙機的聲音很完美的遮住了金穎的腳步聲和笑聲,女孩很快從廚房走向了客廳,坐在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水。

目光朝著廚房的方向看去,金穎抿了抿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彭克的行為讓她很感動,那笨拙的樣子和時不時摸耳朵的動作,將一個菜鳥廚師的身份演繹的淋漓盡致,可如此搞笑的形象卻讓金穎看的眼眶慢慢變紅。

金穎昨天的話只是半開玩笑說的,可彭克竟然從早晨就開始忙碌著,直到現在都憋在廚房里沒挪開半步。

“喲,什么時候起的?刷牙洗臉了么?”

端著盤子的彭克剛剛從廚房出來,就看見金穎蜷縮在沙發的一角,目光有些茫然的看著窗外,嘴角一抽連忙問候了一句。

雖然穿著滑稽,臉上也是帶著幾分疲態,可彭克的聲音卻依舊充滿了活力。

“你這身衣服,還挺性感啊。”金穎看了彭克一眼,撅著嘴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白色的圍裙看上去有些小,被彭克的胸肌撐的有些變形,隱約間也能看到下面的一排附近隱藏在圍裙下面。

堅實的臂膀看上去更是充滿了力量與協調的美感。

“你都這樣了,嘴巴還這么不老實。”彭克翻了個白眼,輕輕將盤子放在餐桌上,臉色也是一陣尷尬。

所有的食材和裝備,都是今天早晨在樓下買的,對于第一次下廚的彭克來說,連這件圍裙怎么穿都看了五分鐘的說明書。

“那也好過某些人手上不老實,被揍了個烏眼青。”金穎輕哼了一聲,說話像小刀一樣直*彭克痛處。

“行了,趕緊刷牙洗臉,我給你做了油餅,豆漿機里有鮮榨的豆漿,我放了點*補血,看你臉白的跟爐灰一樣。”

彭克并沒和金穎糾纏下去,而是拍了拍手一邊說著一邊朝廚房走去。

沙發上,聽見彭克做了油條的金穎明顯愣了一下,一臉狐疑的看了看餐桌上賣相不錯的早餐,贊賞的撇了撇嘴,隨后連忙沖向衛生間洗臉刷牙。

當金穎再次回到餐桌時,彭克正坐在椅子上,一臉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

“洗完了?趕緊吃吧,你不是想吃中餐么?豆漿油餅可是再正宗不過的了。”彭克得意的笑了一下,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他吃油餅的次數屈指可數但卻記憶猶新,那薄薄的一張面片丟進油鍋,眨眼間蓬松的放大了十倍不止,咬起來更是香脆可口。

“東西是正宗,不過你做的能吃么?”金穎瞥著小嘴哼了一聲,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炸的金黃的油餅咬了一口,下一刻卻是瞪大了眼睛。

美眸中盡是復雜的意味,有驚喜有失望,有感慨有后悔,看的彭克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攥著筷子咽了口口水。

“怎么樣?味道如何?”彭克看著金穎半響不說話,終于忍不住當先開口問道。

“味道……”

金穎慢慢將油餅咽了下去,拿起豆漿的杯子但卻又放了回去。

“彭克,你跟我說實話,你要是嫌我話太難聽我改,你別炸一塊抹布塞我嘴里,冒充是油餅好不好!”

不得不說,金穎這句話將彭克打擊的差點鉆到桌子底下,一臉愕然的看著金穎認真的表情,不相信的抓了一塊油餅。

還沒送到嘴里,彭克就忍不住老臉一紅。

自己炸的油餅,就算撕下來一塊都要使半天勁,這勁道恐怕真不輸于一塊抹布了。

“我第一次做,要不你喝點豆漿吧。”吱吱唔唔了半天,彭克最終還是承認了自己做的毒食有些問題。

“吃油餅吧,我不想讓你在我心里的分數再降低了……”金穎再次吐槽了一句,隨后拿著油餅又咬了一口。

彭克看得仔細,這丫頭每嚼一下,額頭上恨不得都有青筋冒出來。

“行了行了,這都將不是我做的,豆漿機打的。”

有些心疼的皺了皺眉,彭克飛快的把一盤子油餅都搶到了自己身邊,把裝滿豆漿的杯子推給了金穎。

“趕緊喝,一會去醫院復查一下呢還要。”彭克將油餅抱到了廚房,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情景扯了扯嘴角,卻依舊沒有半點氣餒。

兩個人一頓早飯吃完,金穎和彭克一邊下樓,一邊用四個字形容了一下這頓早餐,氣的彭克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

“有驚無險!”

有些無語的看了金穎一眼,彭克看著臉色比昨晚好了不少的金穎搖了搖頭,隨后打開車門扶著女孩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

因為怕金穎暈車,彭克將瑪莎拉蒂小G放到了一邊,將那輛奔馳s400開了過來,一坐進去金穎就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還是這個車舒服,坐上去就有種變成一灘泥的想法。”金穎找了個合適的位置窩著,而彭克則是微微一笑發動了車子。

和瑪莎拉蒂ghibli比,奔馳S級作為頂級商務車顯然有著更大的空間和舒適度,幫金穎打開了座椅加熱和座椅通風,兩個人很快到了醫院做了一系列的檢查。

看著一大摞檢查結果單,彭克終于釋懷的嘆了口氣,剛一下樓就把所有的報告丟在了垃圾桶里,臨走還不忘補上一腳。

“你這大力金剛腿和李銀河學的?你是有多恨這垃圾桶?”金穎看著彭克的動作,一臉怪笑的問了一句。

“還用得著跟他學。”彭克白了金穎一眼說道。

兩個人今天的穿著都很樸素,如出一轍的帽衫加牛仔褲,只是金穎頭上的白色紗布好像花籃一樣點綴著。

陽光灑落,如果后面再伸出兩個翅膀,恐怕和天使沒有半點區別。

“對了金穎,鄭總說你不用著急回去,你是不是再在這邊呆些日子?”彭克似乎想起了什么,腳步頓了一下,隨后有些希冀的看著金穎問道。

“嗯?這得看你表現啊……”金穎揚了揚眉毛,一臉得意的看了眼彭克。

“看不看表現,票都已經退了。”彭克咧著嘴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他才不會讓金穎從自己身邊離開。

雖然知道拖不了多久,但好日子誰也不嫌多。

“早就知道你馬后炮,對了,今天給我開車好不好?”金穎白了彭克一眼,突然臉色一變,佯裝可憐的看著彭克問道。

金穎在大學時候就已經考了駕照,但無奈北京的搖號太過艱難,一連四年的時間這丫頭都沒搖到。

直到現在每天上下班,都還是擠地鐵或者打車。

“你會開車?”彭克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金穎一眼。

“必須的必啊,本小姐可是號稱海淀區第一女車神,你知道范迪塞爾么?”金穎挺著*一臉得意的看著彭克。

“你別告訴我他是你師父。”彭克將鑰匙遞了過去,而金穎麻利的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座的位置上。

“是我偶像,嘿嘿……”金穎激動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小縫,雖然頭上綁著紗布,但今天的精神狀態卻非常好。

“開吧,就這一條路直著走就是回家的路。”彭克并不懷疑金穎的技術,開車不像賽馬,就算這丫頭撞了他們兩個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更何況這是布拉格,寬闊的大街上出現個人影都實屬少見,有車經過更是可遇不可求,畢竟在這里生活的居民,沒人會覺得走在大街上是浪費時間。

金穎訕笑著搓了搓手,系上安全帶學著彭克的樣子點了一下一鍵啟動的按鈕,下一刻車子的儀表盤已經亮了起來。

“哦?哦?”一連發出兩聲疑惑聲,金穎看著自動調整得座椅,臉上忍不住泛起了一絲陶醉的表情。

有錢人真是會享受,看來以后自己結婚,聘禮必須是這么一輛車。

“別大驚小怪的,開車慢著點。”

看著金穎的表情,彭克忍不住將安全帶緊了緊,心里突然有種后悔的感覺。

“放心吧!”咧嘴一笑,金穎右腳輕輕墊在了油門上,下一刻車子猶如離弦的箭一般沖了出去!

“我去!”彭克一顆心臟瞬間提到了頂點,瞳孔一縮臉上寫滿了驚恐,而金穎則是嚇得臉色發白,死死的踩在了剎車上。

“咚……”伴隨著一聲巨響,車子驟然停了下來,但*的慣性卻讓兩人身體一陣前傾,再次對望時眼底都泛起了一絲驚慌。

彭克沒說什么,而是飛快的沖下車子,看著被撞的變形的垃圾桶松了口氣,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還好不是撞人,否則就悲劇了!”回到車中,彭克長長的松了口氣。

他很清楚,車子壞了可以修,但如果把人撞了就算陪再多的錢,也不能撫平對他家人的創傷。

“你開吧,我覺得我要去駕校回回爐……”

金穎臉色蒼白的說著,剛準備解開安全帶的小手,卻被彭克按住了。

“不用,你小心一點就行。”看著女孩好像犯了錯誤一樣滿眼驚慌,彭克輕笑了一下隨后在車上一連按了好幾個按鈕。

下一刻,原本撞上垃圾桶的奔馳S400竟然自動向后倒了幾米,連方向盤都在自動旋轉。

“這車子……”金穎愣了一下,隨后一臉茫然的看著彭克。

“自動泊車,并線輔助,駕駛偏移提示,還有這個紅外感應功能,我都幫你打開了,放心的開吧。”

嘴角泛著一絲笑容,彭克輕輕松開了金穎的小手,在車上按了一大堆的按鈕。

金穎有些愕然的看著車內的變化,突然變化的科技感讓她有種穿越到科幻電影的感覺,雙手剛我上方向盤,行車電腦立刻出現了一幅畫面。

一片綠色間,只有遠處一兩個紅色人影在走動,但很快也消失不見,而右邊的中控臺上,360度全息攝像頭讓車子無死角的顯現出來。

眼前的車子,哪怕是個玩過賽車游戲的孩子,恐怕都能完美的駕馭起來。

果不其然,車子很快在金穎的*控下慢慢行駛了起來,沿著筆直的街道,朝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多乐彩 11选5 亿鼎彩票游戏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买停车位能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 优酷录视频靠什么赚钱 北京时时彩 赚钱花钱话语 竞彩比分4串1 凯撒大帝 赚钱 森林龙江麻将外挂 英雄联盟名字 全球最赚钱的公司排名2019 没文化不能赚钱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