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21:手落琴鍵,愿溫馨潤滿人間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1:35|字數:5395

查理大學距離彭克居住的小區并不遠,這所創建于1348年的大學,在布拉格坐落了六百多年,是整個中歐最古老的高等學府。

廣泛的專業分布,和雄厚的師資力量,讓這所大學成為很多國際留學生夢想的學府。

畢竟任誰都無法拒絕,在一個具有深刻分化內涵,有著歐洲花園之稱的城市中學習的機會。

一進入查理大學,金穎一眼就被門口一排噴泉吸引住了目光。

看了眼身旁插著口袋的彭克,金穎抿著嘴跑到噴泉邊摸了摸冰涼的池水,隨后看著噴泉后一片綠色的草地和郁郁蔥蔥的大樹,忍不住贊嘆的長大了嘴巴。

和同樣在北京上過大學的金穎相比,查理大學與其說是學府,不如說是天堂。

藍藍的天空下,一座座教學樓佇立在學院的各個角落,而它們的風格也不盡相同。

如果說布拉格是整個文藝復興時期的縮小版,那么查理大學就是小型的布拉格,在這里不光可以看到各種格式的建筑風格,更可以看到自然與藝術完美融合。

看著金穎在一片草地旁邊停下腳步,彭克挑了挑眉毛也走了過去。

輕輕的腳步并沒驚動正在對著綠茵發呆的金穎,彭克輕輕走到女孩背后,將雙手從口袋中拿出來,從后面蓋住了金穎的雙眼。

“別鬧,我看不見了。”被彭克扣住眼睛的金穎怕踩到草叢中,下意識的向后仰了仰,不知覺間靠在了彭克懷中。

“叫聲好聽的,我就松開。”彭克抿著嘴笑瞇瞇的說著,而金穎則是輕哼了一聲,不言不發的去板著彭克的手。

“你還能有我勁兒大了!”彭克挑了挑眉毛,嘴角一咧忍不住說道。

兩個人僵持了半分鐘的時間,金穎看著彭克沒有絲毫松手的意思,索性不在掙扎,任由他將自己的雙眼蓋住,小鼻子抽了抽,呼吸著布拉格的空氣。

此時正是上課時間,偌大的查理大學中也沒有幾個人在校園內走動,伴隨著清風的吹拂,兩人的頭發都在輕輕晃動。

“你不松開我不理你了啊!”五分鐘的時間轉瞬而過,而彭克依然沒有半點松手的樣子,金穎忍不住有些生氣了。

“別生氣,那我幫你把頭上這個紗布解開,就松手怎么樣?”彭克嬉皮笑臉的說著。

金穎怎么都感覺彭克在拖延時間,猶豫了一下輕哼一聲表示同意。

左手遮住金穎的雙眸,彭克用右手輕輕解開了紗布纏繞的地方,隨后一層層輕輕解開,任由清風將潔白的紗布吹得在風中舞蹈。

“好了,松開了!”解開紗布的彭克果不其然的松開了左手,金穎再次看到了查理大學的容貌。

“神經病……”

小聲嘀咕了一句,金穎看著彭克攥著手中的紗布,一把搶過來就要丟到垃圾桶,卻發現不遠處一個留著大胡子的男人走了過來。

男人的穿著很古板,一臉的大胡子看上去很像帕瓦羅蒂,胖胖的樣子穿著一件黑色風衣顯得有些搞笑。

金穎稍微打量了一下男人,很快就被他的雙手吸引了過去,眼底忍不住有些驚訝。

“這男人的手好細啊……”金穎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是查理大學的老師,教的就是速寫和油畫。”彭克笑了一下,隨后輕聲說道。

“長得跟張飛似的,卻有一雙女人的手……”

金穎看著大胡子走過來,仍然和彭克小聲說著,對方明顯是外國人,而她和彭克卻在用*聊天。

“嗨,彭,你有時間到學校里轉轉了?”

不得不說,當金穎聽見外國大胡子說出*的瞬間,整個人都凌亂了,一臉愕然的看了看彭克又看了看大胡子,卻說不出一句話。

伸出小手,金穎在彭克的腰間順時針擰了一圈,又逆時針擰了一圈,看著彭克一張臉有些扭曲發紅,才終于停下手來。

“今天剛好要去音樂教室,介紹一下,這位是金穎,我在中國的朋友。”彭克側過身子,將金穎介紹了一下。

“金,很高興見到你,喊我楊就可以了。”大胡子男人一臉溫和的笑容,而金穎則是尷尬的和對方握了握手。

“這個給你,祝你在這里玩得開心。”大胡子將手中的一張紙遞給了金穎,隨后對著彭克翹了翹大拇指。

“彭,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歡迎來我家玩。”大胡子看著彭克揮了揮手,而彭克和金穎也是連忙告別。

看著大胡子離開,金穎立刻忍不住瞪了彭克一眼。

“你成心的對不對?”金穎瞇著眼睛,滿是威脅的味道問道,彭克看著對方模仿自己的專屬眼神惟妙惟肖,忍不住笑了出來。

“放心吧,你說什么他聽不懂,楊會說的*超不過五句,否則他肯定會拉著你聊天的。”彭克拍了金穎的額頭一下,安慰著說道。

他和楊認識將近兩年了,而這兩年來彭克也只教會了楊幾句*,大胡子楊直來直往的腦子學習*實在有些困難。

“再敢賣我,看本小姐不把你的小腿打折……”金穎將信將疑的哼了一聲,隨后將手中的白紙拿了出來,下一刻眼底卻出現了一絲驚艷。

白紙上,查理大學的一角雖然只是畫了個輪廓,但仍然可以看得出模樣,而大部分筆墨,則是都用在了畫面中的兩個人物上。

女孩對著草叢靜若*,男孩一只手遮住女孩的雙眸,另一只手解開纏繞在女孩頭上的紗布。

惟妙惟肖的畫工,就連金穎臉上淺淺的酒窩,而被清風吹起的一絲黑發都畫在其中,而彭克臉上的壞笑同樣表現的淋漓盡致。

兩個人猶如情侶一樣甜蜜的站在一起,時間仿佛將這一刻留在了永恒,即便是翻滾的泉水都停滯下來。

“好美……”剛剛還在生彭克氣的金穎忍不住呢喃了一句,看著躍然紙上的一幅畫忍不住有些陶醉。

“這是速寫,很多人花錢請楊畫畫他都不肯,在他看來只有傳神的作品,才能叫做畫。”彭克目光也有些閃爍。

他一直站在金穎的背后,并沒看見女孩微微揚起的嘴角,和臉上掛著的幸福。

“彭克,你和大胡子那么熟,這幅畫要不就送我吧,你要想要在讓他畫給你……”

金穎看著手中的白紙,緊緊的攥在手里,小心翼翼的看著彭克問道。

“再畫也畫不出這樣的了,不給你。”彭克毫不猶豫的拒絕道,將眼底的笑意藏了起來。

“你這人怎么這么摳門啊!”輕哼一聲,金穎忍不住跺了跺腳。

“給你可以,但你得給我點好處。”彭克并沒因為金穎的話生氣,反而佯裝思考了一下,摸著下巴輕聲說道。

“什么條件?你別告訴我買下來……”金穎謹慎的看了眼彭克,猶豫了一下問道。

她想留下這幅畫,并不是畫中的唯美讓她醉迷,而是畫面中有一個讓她感到溫馨的身影。

我喜歡你,不只是因為你的樣子,也是因為和在一起時,我的樣子。

金穎在第一眼看到這幅畫時,就已經想到了這句話。

“不用買,你只要答應我,在我想看到這幅畫的時候拿給我看就行。”彭克一臉微笑的說著,但誠懇的語氣卻讓金穎有種危險的感覺。

思考了好一陣子,金穎最終還是答應下來,小心翼翼的將畫收了起來。

兩個人嬉鬧間,查理大學的下課鈴已經響了起來,原本空曠蕭條的校園中一下多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學生。

人潮中的金穎和彭克看不出任何異樣,兩個人和生活在學校里的大學生一樣,隨著人群走動,很快站在了一座華麗的建筑面前。

相比查理大學的其他建筑,這個大樓雖然只有四層,但門口處卻有一條長長的走廊。

一根根羅馬柱林立在兩邊,而一顆顆綠色的藤樹盤根錯節,用綠葉將走廊拼湊成了一片綠色的天花板。

走廊右側,一個足有兩米高的噴泉引人矚目,水流從高空落下進入清澈見底的水面上,濺起一層層漣漪。

發白的水花之間,隱約可以看見幾只五色的小魚在輕輕游曳。

“這地方不像是學校,像是……”金穎忍不住有些感慨,和查理大學美輪美奐的校園,自己曾經上的好像并不是大學。

“這里是美院,我要去聘請一些人去參加李銀河的上市招股會。”彭克微笑著說道,隨后和金穎一前一后走進了大門。

查理大學的琴房差不多有籃球場大小,偌大的空間燈光有些灰暗,除了一架鋼琴以外,似乎只有角落里擺放了幾架大提琴。

有些無聊的看著不遠處正相談甚歡的彭克,金穎坐在椅子上輕輕將鋼琴打開,輕輕深吸了一口氣。

金穎以前學過鋼琴,但那早已經是小學初中,到了高中因為學習太忙就丟到了一邊,直至現在房間中的鋼琴早已經蒙上了一層灰塵。

伸出蔥蔥玉指,金穎看著黑白相間的琴鍵忍不住有些希冀,曾經鋼琴八級的她,此時對著充斥了整個童年的鋼琴,卻不知道能不能彈出曲子。

想想以前因為練琴而不能和小朋友做游戲,哭鬧著去上每一節課,金穎恍然若失的搖了搖頭,將鋼琴又蓋上了。

時間就是這樣,它偷走的不光是你的技能,還有記憶和淚水。

也許有一天當你察覺到時間它是個小偷的時候,你卻早已經變成了無能為力的失主,甚至于你都忘了自己丟掉了什么。

金穎有些意興闌珊,她在想自己有一天會不會忘了曾經來過這個夢幻的布拉格,會不會忘了有一個叫彭克的男人,讓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公主。

更可悲的,也許她甚至會忘了那幅畫放在了哪里,又從何而來。

輕輕將那幅畫拿了出來,金穎輕輕撫摸著畫面中彭克那張帶著不羈笑容的面孔,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想什么呢?”一個溫和的聲音從背后響起,金穎微微一怔將畫收了起來,臉上刮起了一絲牽強的笑容。

“我以前也會,不過現在忘了差不多了……”指了指身前的鋼琴,金穎猶豫了一下說道。

“怎么會忘,你只是認為你忘了,實際上當你的手放在琴鍵上時,你就會發現丟到的東西就會回來。”

彭克柔聲說著,輕輕將修長的手指放在琴鍵上按了一下。

清脆悅耳的聲音讓金穎微微一愣,左手試著按了一個和旋。

“記憶總會被自己限制,時間雖然會讓我們遺忘,但最美好的回憶卻永遠都會留下來。”彭克一邊說著,手指在琴鍵上接連按了幾下。

而金穎按下了另一個和旋時,彭克又換了幾個琴鍵按下,聽上去似乎沒有半點突兀,像是一首完整的曲子一樣。

金穎深吸了一口氣,隨后將右手也放了上來,很快一段婉轉低沉的樂曲在空氣中飄蕩起來,而彭克微微一笑,大手放在了高音部的區域。

看著金穎的側臉,彭克彈下了《卡農》的前奏,而聽出這段音樂的金穎試著在低音部去合拍,很快高低音兩重奏的《卡農》就已經逐漸響了起來。

金穎謹小慎微的在低音部做著陪襯,而彭克則是一臉笑容,右手在高音部飛快的彈出一連串悅耳的琴聲。

動聽的音樂像是飛舞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也像是叮咚的泉水在山間流淌,有時候,也像是璀璨的星辰,在夜空用閃爍。

溫暖明凈的琴聲,讓金穎和彭克都有些陶醉,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放松起來,相互配合間的生澀也是越來越少。

輕輕將雙眸閉上,金穎慢慢感受著讓人有深在浮世中,卻皓月當空清風徐徐之感的鋼琴曲子,卻并沒發現彭克在一旁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卡農,這首家喻戶曉的鋼琴曲承載了太多的東西,悲傷、歡喜、愉悅,甚至是關于生死輪回的不可捉摸。

每個人同卡農時都會有不同的感受,而彭克以輕音的和旋起音,慢慢加重,回憶和往事仿佛都會隨著音樂慢慢涌上心頭。

像是從容溫柔的低語,仿佛在詢問著自己,是否還記得那些時光?

也許是美好,也許是憂傷;或者與愛情有關,或者與成長有關,而那些時光終究成為了回憶。

而彈到那段最熟悉的旋律時,金穎和彭克兩個人臉上都浮現起了一絲溫暖的笑容,這一刻的心似乎都在慢慢融化。

空曠的房間中,所有人都已經悄然離開,當金穎和彭克睜開雙眼時,兩個人相視一笑都沒說話。

此時無聲早已勝有聲。

彭克輕輕將鋼琴蓋上,隨后金穎示意了一下,女孩則是微微一愣,隨后起身和彭克并肩朝著房間外面走去。

美院門口,噴泉依舊不停歇的將清水高高激起,而此時的金穎卻站住腳,將目光停留在了彭克那張滿是陽光的俊臉上。

微風撫過,將噴泉的水吹散到空中,經過陽光的照射竟然時不時的形成了一條條彩虹。

“彭克,謝謝你。”金穎猶豫了一下,隨后低著頭輕聲說道。

“謝謝我?為什么?”微微一怔,彭克撓了撓頭有些不明所以。

不得不說,和現在安靜恬美的金穎相比,他似乎覺得先前那個灑然跳脫的金穎更讓他舒服。

“你說得對,時間讓我們忘了很多事情,卻也在驗證我們最美好的記憶。”金穎微微一笑,一雙眼睛閃著幾分迷離的神色。

“就算以后我們形同陌路,我也一定會告訴時間,不許讓它把你的樣子從我腦海中偷走!”

金穎一臉微笑的說著,但眼眶卻是有些發紅,而聽到這句話的彭克本想說什么,但卻突然感覺喉嚨被堵住一樣。

皺了皺眉,彭克一把將金穎擁在了懷里。

他不知道金穎的話什么意思,但看著女孩突然發紅的眼眶,卻有種深深的不安,而這種不安,只有真實的將女孩擁在懷里時,才會消失。

也許是一秒鐘,也許是一分鐘,金穎和彭克就這么在查理大學中相擁著,直到彭克感覺胸口有些發濕時,才扶著金穎的肩膀,靜靜的看著她。

“你有什么事沒告訴我?”看著金穎,彭克一臉心痛的問道。

“沒……沒什么。”金穎將頭扭到了一邊,隨手將眼角的淚水擦了擦。

“金穎,你哭的時候更好看。”彭克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而聽見這話的女孩則是挑了挑眉,心里忍不住有些氣惱。

“眼睛里水汪汪的看著特別有靈氣,不過,就算再漂亮我也希望你能笑給我看!”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巾,彭克小心的擦著金穎的眼淚。

“我自己來!”

金穎一把將紙巾搶過來,擦干眼淚又擤了擤鼻涕,隨后朝著不遠處的垃圾桶走去,可口中叨咕的一句話卻讓彭克在原地足足愣了三秒。

“這么蹩腳的情話,也好意思說……”

張著嘴愕然的看著金穎的背影,彭克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現在時間還在,你陪我去買身衣服吧,順便你也買一身,總不能在會館里還穿的這么瀟灑吧。”彭克走到金穎旁邊輕聲說道。

“現在就去?”聽著彭克的話,金穎眼神立刻一亮,好像有小星星在眼中閃爍。

對于逛街,女人永遠都有著本能的熱情,曾有位哲人說過,女人是市場的主要驅動力,這話顯然沒什么水分。

金穎雖然兜里銀子不多,但對她而言,逛街重點是逛而不是買,看著那些漂亮的衣服擺在那就開心,畢竟買回家也不見得有合適的場合穿。

這種自我安慰的話,基本上是每次金穎從世貿天階走過時都會對自己說的,雖然現在處在布拉格,但她仍然對逛街充滿了期待。

彭克看出了金穎突然積極的態度,輕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現在就去,餓了的話就在商場附近買一些小吃。”

“好啊好啊,咱們快走吧!”金穎一雙美眸都瞇成了月牙一樣,泛著笑意的眼睛充滿了期待。

“先說好,那的小吃并不算好吃,可不能和小吃街相比啊。”彭克事先聲明了一句,而金穎則是點了點頭,拽著彭克的胳膊朝著校外跑去。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养蛇四季赚钱视频 神武大唐怎么赚钱快 竞彩足球比分 极路由双重赚钱 22选5 英国皇室怎么赚钱 考大学赚钱 下载宝 赚钱宝 区别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 吻球网足球直播 消费省钱收入赚钱 手机微信赚钱可信吗 体彩6+1 雪缘园足球即时赛果 剑三95 采集赚钱 县城韵达快递真的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