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22:禮服金店,貌美如園月皎潔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1:50|字數:8071

從查理大學出來,彭克并沒選擇開車,而是和金穎肩并肩的朝著老城區走去。

金穎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些街巷迄今依然保持著中世紀模樣的街道,但每次看到都有種不同的感覺。

石塊鋪成的街道上,街燈更是古老的煤氣燈式,?許多房屋帶有宗教色彩的壁畫,讓金穎每次看到這些涂鴉,都有種拍照的沖動。

當然,有著導游在身邊,大多數的涂鴉彭克都能給金穎講解一二。

隨著城市交通的發展,老城區的許多街道已經顯得過于狹窄,只準許汽車和電車單行通過,而像金穎和彭克這樣的行人,倒是占據了大部分。

電車很有節奏的在街巷中行駛,街道兩旁盡是風格各異的建筑,一幢連一幢,流光異彩般一一閃過每個人的視線。

店鋪櫥窗中琳瑯滿目的擺滿了小東西,而那些賣木偶的店鋪,熱情的店老板甚至會會教你如何*作它們。

金穎和彭克兩個人邊走邊逛,很快走到了瓦茨拉夫廣場。

“彭克,你看這車怪不怪?”金穎看著一家店門口擺著的面包車,忍不住走上去看了兩眼,隨后拿出手機照了張相。

“在別的地方可能會怪,但在布拉格卻并不奇怪。”彭克笑了一下說道。

金穎感慨的點了點頭,她到現在還記得李銀河開著奔馳S400跟在一輛馬車后面,足足開了好長時間才超過去。

瓦茨拉夫廣場、采雷特納街、帕希裘斯卡街是布拉格比較有名的購物區。

彭克和金穎在街道上一家接一家的看著,而金穎則裝模作樣的摸摸面料看看牌子,隨后撇著小嘴搖搖頭。

“布拉格不是購買時尚名牌的地方,這里最大的特色是商品做工精細,而且價格便宜。”彭克小聲說著,金穎恍然的點了點頭,將目光從品牌上移開。

每一家店都有各自的特色,金穎很快將目光轉移到了一家名為Moser的店門口。

整個房間看上去猶如水晶宮一般,金穎看到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面對那些晶光閃閃的東西,抵抗力瞬間降為了零。

對于閃閃發光的東西,女人天生有著*欲。

“Moser是出售波希米亞水晶玻璃的名店。不過這家店是分店,旗艦店是在舊城區那邊。”彭克慢慢給金穎介紹道。

說實話,他不知道金穎聽沒聽到,這丫頭自從進了店整個人就像魂都丟了一樣。

“嗯?你說什么?”將手中的一只手工制作的酒杯放在一邊,金穎看著彭克輕聲問了一句,而看著彭克一臉無語的表情,臉色霎時一紅。

藝術品能沁入人心,金穎在看到整個房間被水晶覆蓋時,眼神都變得有些醉迷。

“我說,這種水晶叫波希米亞水晶,我知道一家店比這里便宜很多,是廠家直銷的。”彭克小聲說著。

原本看著標簽有些黯然神傷的金穎聽見彭克的話,兩只眼立刻泛起了一層金光,沒有一點矜持的拉住彭克的手臂,不停的眨著眼睛。

一邊賣萌一邊楚楚可憐的看著彭克,金穎的瞳孔在水晶的反射下仿佛五彩繽紛一般。

“大姐,你的節*落在北京了?”

看著金穎拽著自己的手臂,彭克嘴角一扯,忍不住嘆了口氣問道。

“節*?多少錢一斤?”一臉狐疑的看著彭克,金穎一句話愣是把原本有些無奈的彭克逗笑了。

“那……我帶你去?”輕咳了一聲,彭克看了眼倚著自己手臂的金穎,臉上的笑容逐漸放大起來,隨后當先朝著外面走去。

剛走兩步,彭克就感覺金穎的手從自己手臂上松開了,停下腳步摸了摸額頭。

“誒,我突然忘了那地方怎么去了……”瞥了金穎一眼,彭克咧著嘴角,看向女孩的眼神中帶著一絲遺憾和玩味。

與此同時,彭克一邊說話,一邊用手指了指金穎松開的地方嘆了口氣。

“我這個人,一沒安全感就變成路癡了,剛剛好像還記得路呢,這么會功夫就忘了……”砸吧著嘴,彭克看著金穎有些的臉色也不說話。

他并不是想占金穎便宜,兩個人甚至抱在一起睡過覺,挽著手臂與之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但以前不管有什么親密動作,他們都不是主動的。

在彭克看來,自己這個玩笑金穎肯定不會介意,畢竟兩個人的關系早已經今非昔比。

“*!”

金穎輕哼了一聲說道,雖然翻了個白眼,但還是挽住了彭克的手臂。

而彭克仿佛沒聽見金穎的話一樣,看著金穎小鳥依人的挽著自己,臉上的笑容立刻放大到了極限。

“這就對嘛,大不了你沒安全感的時候,我也挽著你咯!”

彭克得便宜賣乖的話讓金穎在他腰間狠狠的活動了一下手指,頓時讓彭克的感慨戛然而止。

有著彭克帶路,兩個人走在阡陌的小路上很快就看到了另一家猶如水晶雕琢而成的商店,規模甚至比Moser還要大出一倍。

“哎呀,哎呀呀,你這是卸磨殺驢啊!”

彭克剛想得意的對著金穎吹噓一番,下一刻去發現女孩已經松開了自己,一個人朝著水晶商店里跑去。

商店門口不少游客都在拍照留念,Crystalex的招牌在捷克人眼中是商店,但在游客眼中,卻是皇宮一般華麗的天堂。

看著金穎進去,彭克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走進店里,卻發現金穎已經選了不少東西。

水晶置成的吊墜,高腳杯,發卡都選了不少,最讓彭克感到奇葩的,是這些水晶制品中竟然還有一個水晶鼠標……

目瞪口呆的看著金穎,彭克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問道:“大小姐,你是覺得這里邊不花錢是么?”

“沒有啊,這些東西都是給朋友準備的,鼠標是準備送給……送給鄭總的。”金穎猶豫了一下說道。

彭克原本一臉的笑容在聽見鄭總兩個字的時候瞬間凝固了,挑了挑眉毛,忍不住輕聲咳嗽了一下。

“那個……這種水晶制成的鼠標不禁用,下面容易磨壞。你讓他在那邊買一個吧,要不你給我個地址,我給他定個cheery鼠標?”

彭克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淡,臉上也努力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我就想送給鄭總一個鼠標而已,再說水晶意味著永恒,我希望……”金穎咬了咬下唇并沒說話,而彭克的臉色則是黑了下來。

“你希望啥?騎馬把腦瓜仁顛出來了?”彭克一把將金穎的鼠標從懷中奪了過來,隨后放到了貨架最高的位置。

“你這人怎么這樣,我送鄭總東西,你干嘛攔著?”金穎撅著嘴,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你買太多是要交稅的,而且過安檢非常麻煩……”彭克絞盡腦汁的想了一個借口,但卻突然發現金穎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心里頓時有些發毛。

干澀的咽了口口水,彭克看著金穎那雙瞇成柳葉的美眸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恢復了先前的理直氣壯。

“你就讓他自己買一個能怎樣?你要知道他是老板你是員工,你們是雇傭關系,他不會因為你送個鼠標就不炒你魷魚,就對你手下留情!”

彭克語重心長的說著,而金穎則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彭克,這附近有沒有飯館啊,我怎么聞見那么大的醋味?”

Palladium商場是捷克最大的購物中心,有超過200個品牌入駐這家商場。另外,商場內還有很多餐廳,共游客品嘗地道美食。

金穎和彭克走到這里的時候,太陽已經逐漸朝著下面落去。

兩個人各自提著一個口袋,只是和彭克相比,金穎手中提著的口袋著實小了一些。

畢竟她提著的,只是給彭克選中的一件藍色帶花斑的襯衣,而彭克手中,則是一大堆水晶制成的小玩意兒。

“金穎,咱們先吃點東西去吧?”從商場一層上來,彭克聞到飯香肚子就咕嚕叫了一下。

用四個字來形容現在的彭克,那就是又餓又累。

“提不動了?要不我來吧?”金穎笑瞇瞇的說著,而彭克則是揚了揚眉。

之前在Crystalex,兩個人談判的結果就是:金穎不買那個鼠標,而其他東西都要彭克來提。

這對于向來紳士,而且又舍不得讓金穎去提的彭克來說何樂不為,可誰知道這水晶制品的密度實在有點嚇人。

而最嚇人的,是金穎讓店里的工作人員把所有的飾品一一包裝起來,讓這堆東西的重量陡然增加了一倍。

饒是彭克,提著一堆東西走過好幾條街,也感覺有些吃力。

“那邊有個咖啡廳,咱們去吃些蛋糕甜品,稍微休息一下再逛街吧,要不沒那么多精力。”

彭克的建議顯然讓金穎很心動,兩個人朝著餐廳走去,而彭克則找個機會把所有的東西存在了商場的存包處。

Palladium的餐廳看上去很像是一條小吃街,如果不是周圍的牌子寫著捷克語,而人們也都是異族裝貌,金穎甚至懷疑自己回到了距離上班不遠的新光天地。

一前一后走到了一家很有意思的游戲主題咖啡廳,坐在角落里點了兩杯冰拿鐵,又要了幾塊慕斯蛋糕。

咖啡廳里,四處擺放的都是一些關于動漫的手辦以及玩偶,金穎一邊把玩著手中的布偶,一邊等著甜點擺上桌。

這個時候店里的人并不多,很快金穎就看到擺放到桌上的巧克力慕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她和彭克從會館回來就沒吃飯,現在聞著蛋糕的香味胃也鬧起了革命。

“這個蛋糕味道不錯,你再來一塊嘗嘗?”看著彭克喝了口咖啡,金穎輕輕拿起一塊蛋糕嘗了一口,砸吧著嘴一臉陶醉的說道。

冰涼的慕斯入口微甜,但也帶著一絲絲巧克力的苦味,絲滑舒爽的口感讓金穎忍不住食指大動。

“別裝了,餓了就趕緊吃,不夠再要。”彭克毫不猶豫的揭穿了金穎,自己也拿起了一塊慢慢吃著。

兩個人都已經知根知底,金穎聽著彭克的話輕哼一聲,但嘴上卻沒停,不一會的功夫就風卷殘云的將桌面打掃一空。

而看著金穎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彭克這才知道自己一直小覷了這丫頭的戰斗力。

抹了抹嘴的金穎有些意猶未盡,而彭克則是翹起二郎腿,攥著杯子又將菜單要了過來,遞給了金穎。

“金穎,我問你一件事,你實話跟我說?”看似商量的語氣,金穎卻從彭克口中察覺到一絲危險的味道。

“什么事?”謹慎的看了彭克一眼,金穎輕聲問道。

彭克輕咳了一聲,將二郎腿放下朝著金穎湊了過去說道:“我就問問,你平時一頓飯吃幾碗?”

“你想死啊!”

一頓飯吃的金穎大呼過癮,只是看著彭克掏出的一張張鈔票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這種尷尬很快被商場里琳瑯滿目的衣服淡去。

Palladium不愧為布拉格最大的購物中心,從餐廳走上二樓,金穎立刻被一個個金碧輝煌的專賣店吸引住了。

雖然布拉格以小商品和精致的手工聞名,可這里同樣有無數的世界名牌。

金穎知道彭克的身份,看著那些原本只敢站在門口的名牌專賣店,此時此刻也狐假虎威的走了進去。

有些忐忑的看了彭克一眼,金穎想從對方眼中看到一些暗示性的消息,但卻發現彭克只是一臉玩味的表情。

“咳咳……彭大少爺,你看看這家店的衣服應該還不錯吧?”古琦店里,金穎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還好吧,你幫我選一身你看著順眼的就行。”彭克點了點頭說道。

他平時大多數穿休閑服,可家中擺放的西服也都價值不菲,甚至不少專門找意大利裁縫指定的衣服,比古琦店中要貴上十倍不止。

“算了,我就喜歡你穿著帽衫牛仔褲。”金穎撇了撇嘴說道。

在金穎看來,彭克真的更適合穿的休閑一點。

這家伙骨子里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很陽光很溫暖,那種鄰家大男孩的感覺讓任何人和他在一起都會覺得舒服。

金穎不敢肯定換上一身西裝的彭克,是否還會像現在一樣平易近人。

最重要的,金穎看過不少網上的小說,如果彭克換上一身別的行頭,總會有種遇到霸道總裁的感覺。

那種落差感和現在相比,實在有些差距。

“帽衫牛仔褲么?其實也不是不行。”彭克摸了摸下巴說道:“那些人主要想看,是我的身份,至于穿什么估計并不會考慮太多。”

金穎聽著彭克的話愣了一下,連忙擺了擺手。

她可不想讓彭克當兒戲,先不說上市招股會是李銀河負責,就算是別人請彭克去,金穎也會把他打扮到最為矚目。

“別想那么多,先進去看看吧,咱們找年輕一點,又不失穩重的西裝就行了。”拽著彭克走進店內,金穎一件一件仔細看了起來。

金穎原以為自己終于有大手大腳花錢的機會了,可事實上,看著標簽上后面的一串數字,竟然有種提彭克心痛的感覺。

這些小動作自然沒調過彭克的眼睛,隨便拿起一件看了看價格,對著服務員小聲說了一句,在服務員愕然的目光下,確認的點了點頭。

不一會的功夫,一個穿著和其他人不同衣服的中年女人走了過來,將金穎之前留意過的衣服都摘了下來。

起初金穎并沒發現,但很快發現自己覺得不錯的幾件西裝外套都被女人提了出來,下意識的朝著彭克看了一眼。

“彭克,她們在干嘛?”金穎忍不住問了一句,她和這些外國人顯然沒有溝通的渠道。

“他們在整理衣服,畢竟你剛才都翻看過了,你不用管他們,繼續看就好。”彭克擺了擺手,而金穎則是忍不住撇了撇嘴。

“奢侈品就了不起啊,我手上又沒有臟東西,至于這么苛刻么……”

小聲嘀咕了一句,金穎繼續一件一件篩選著看到的衣服,但卻并沒發現彭克在她身后揚起的笑容。

一件西裝,重要的不僅僅是布料,手工和塑形都是重中之重,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人會選擇找設計師單獨制定。

一圈逛完,金穎看著女店長手中的六七件西服黛眉微皺,慢慢走到了彭克身邊。

“正好她都給拿下來了,這幾件我感覺都挺好的,你看你喜歡哪個顏色?”指著女店長手中的西服,金穎輕聲說道。

“嘖嘖……”彭克裝模作樣的走過去看了看,不著痕跡的對著女店長點了點頭,隨后轉過身對著金穎嘿嘿一笑。

“只要是你選的我都喜歡。”輕佻的聲音讓金穎俏臉一紅,看著周圍幾個店員都看著自己,瞪了彭克一眼。

“跟誰學的油腔滑調?長得比誰都老實,結果說這么不靠譜的話,真是毫無違和感!”金穎哼了一聲,瞥了一眼女店長,整個人都有些發愣。

兩個人說話的一陣功夫,,金穎選的幾件西服都已經被女店長打包放進了口袋里。

“誒誒誒,干嘛啊干嘛啊?你們這怎么強買強賣啊……”

看著女店長的動作,金穎額頭上的冷汗都冒出了一層,也不管兩個人語言不通,攥著衣服緊張的看著女店長。

不得不說,女店長看著金穎的動作也是一頭霧水,對著金穎說了兩句,隨后將目光轉向了彭克。

女店長的動作,讓金穎也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彭克身上,下一刻就看見這家伙捂著嘴站在一旁,眼底滿是笑意。

“彭克,到底怎么回事?”松開手中的袋子,金穎的略帶威脅的聲音,讓彭克眼底的笑意立刻消失不見。

“我怕你在這幾件里邊猶豫,就都買下來了,就算現在不穿,以后也總會穿得到。”彭克微笑著說道,而聽見這話的金穎則是咽了口口水。

靠,傳說中的霸道總裁竟然真的存在!

金穎的臉色由青轉白再由白轉紅,吱吱唔唔了半天竟然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一口氣將所有選中的衣服買下來,金穎本以為這種騷包的事情只會出現在李銀河那種奇葩身上,可現在才知道彭克竟然也有這種基因。

看著瞬間擺放在柜臺上的七八個袋子,而彭克瀟灑的拿著銀行卡劃了一下,金穎下意識的去拿袋子,卻被彭克攔了下來。

“別拿了,這些東西會送回家去的。”彭克拉著金穎的手往外走,而腦袋尚且有些迷糊的金穎甚至沒發現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商場的走廊里,亮白的光線將金穎的視線有些虛晃,被彭克拉著走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連忙把手抽了回來。

上下打量了一下彭克,金穎忍不住嘆了口氣,擺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搖了搖頭:“彭克,你說你怎么就不跟李銀河學點好?”

這句話讓彭克聽得有些一頭霧水,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這丫頭十有八九是覺得兩個人花父母的錢大手大腳,大腦中甚至連金錢的概念都沒有。

“這么花錢的確有些浪費,但這些衣服我每一件都會穿的。”彭克語氣很誠懇,但卻沒解釋這些錢都是他自己賺的。

事實上,像這些有錢的富家子弟,他們想賺錢創業比普通人容易了無數倍,這些賺來的錢其實不值一提。

有著父輩留下的人脈和經驗,再加上雄厚的資金作為地基,但凡有些想法有些頭腦的富二代想要有些小成就都不是難事。

“穿可以再買啊,萬一過時了怎么辦?”聽著彭克認錯的話語,金穎反倒有些不知道說什么了。

有些氣惱的輕哼一聲,這丫頭有種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覺。

“只要你喜歡就不會過時啊。”彭克歪著腦袋說了一句,而聽見這話的金穎更是臉上一紅,將頭扭到了一邊。

看著金穎不再說話,彭克很快換上了一副訕笑的表情。

“先不說我,你知道銀河住在布拉格,每年回京幾次為公司所帶來好處會有多少么?如果非要折現,恐怕都要過億了。”

彭克的話并沒夸大其辭,李銀河雖然看上去有些痞氣,可做起事來卻一絲不茍,而且在關鍵時刻這種痞氣反而能壓得競爭對手抬不起頭。

李銀河的父親對于這個孩子心里一百個滿意,但見面仍然會伴著一張臉,這一點李銀河和彭克都知道,知道老人家好面子也不拆穿。

至于彭克,在一切外人看來他的辦事能力也許不如李銀河,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兩人的關系,就算有他處理不了的事,李銀河也會插手。

況且最主要的,只有真正和彭家關系近好的人才明白,彭克的經商頭腦即便是李銀河也自嘆弗如。

從三年前開始,公司的最高會議就已經要求彭克必須參加,哪怕是視頻會議。

金穎聽著彭克的話微微愣了一下,目光中的不可置信一閃即逝,撅著嘴點了點頭。

想起李銀河之前在處理船長酒吧斗毆那次的狠辣和果決,以及這次家中將這么大的事情交給他一人處理,金穎實在沒理由不信。

兩個人都放慢了腳步,彭克講著李銀河和自己的事跡,卻不知覺間在一家晚禮服店門口停下了腳步。

順著彭克的目光,金穎看到眼前的晚禮服也是忍不住摒住了呼吸,忍不住輕輕捂住了紅唇。

“這些衣服,好漂亮啊……”

金穎輕輕呢喃了一句,隔著玻璃看著里邊的一件件猶如瀑布般順滑的晚禮服,眼中泛起了一絲希冀。

她從沒穿過晚禮服,金穎曾幻想過自己結婚的時候除了婚紗,一定要準備一件晚禮服,可現在連男朋友都劈腿,這個夢想自然也變成了泡影。

“進去看看吧。”看著金穎有些迷蒙的眼神,彭克拉著金穎走了進去,而站在店門口的兩個服務員立刻非常禮貌的將玻璃門打開。

和別家的店不同,這家店的溫度明顯比外面涼了一些,金穎搓了搓手,而彭克則是微笑著向她解釋。

“很多奢侈品店中都會將溫度和濕度控制在一定范圍內,只有這樣才能保證這些布料不受到損傷。”

奢侈品店?這是家奢侈品店?

金穎忍不住又看了看門口上的標志,再三確定沒見過這個標志后問詢的看著彭克。

倒不是金穎孤陋寡聞,而是這家奢侈品店的確在中國并沒有,即便是在國外,也只有一小部分人聽說過這個牌子。

“christianlacroix是法國的品牌,被LV收購之后因為完全不考慮利益問題,一點不走平民路線,所以又被賣給了falic集團。”彭克笑著解釋道,而聽見這話的金穎則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拋開導游的身份不說,光是彭克的才學,金穎就已經感覺兩人之間似乎并沒在一個次元上生活。

同樣是吃著米嚼著菜長大,可人家不管走到哪幾乎都能出口成章,可自己卻在不停出糗。

“那也就是說這里的衣服,甚至比LV的還要貴?”

思維稍微分了一點小差,金穎很快注意到了彭克口中說的,幾乎家喻戶曉的奢侈品牌。

“可以這么說吧。”彭克點了點頭,而金穎則翻開了標簽,瞇著眼睛看了一眼,臉色立刻一遍,的確如彭克所說,這里的晚禮服價格甚至比彭克的西服還要貴上許多。

“看看有什么喜歡的么?好在銀河的招股會上穿。”彭克也看見了晚禮服的價格,臉色卻沒有任何變化。

畢竟晚禮服是女士禮服中最高檔次,最具特色,充分展示個性的禮服樣式。

他的價格不僅僅在于衣服本身的結構和布料,而是每件衣服的設計理念。

“你要買給我?”聽著彭克的話,金穎不可置信的指著自己的鼻子,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以兩個人的關系,金穎已經不會再懷疑彭克有其他目的,但即便如此,送這么重的禮物,也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當然,要不你自己買得起么?”彭克哈哈一笑,而金穎則是氣惱的白了前者一眼,小聲嘀咕了一句。

“這衣服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微微嘆了口氣,金穎盡量讓自己的笑容自然些,隨后聲音有些無奈。

先不說兩個人只是普通朋友,就算彭克是金穎的男朋友,她也不會讓這個男人為自己花這么多錢。

這種禮物,已經超過了金穎的承受能力,她并不是清高或不屑一顧,而是真的感覺已經欠了彭克太多。

“嗯?你的意思是讓我挑咯?”彭克挑了挑眉毛,隨后將金穎拉到一邊,從衣架上選了一件淺藍色晚禮服。

晚禮服的上部分全部是由閃閃發光的水鉆包裹,右肩完全露出,左鍵則是系著一條大約拇指寬的淺藍色帶子。

下部分的水鉆雖然減少了許多,但所有的鉆石都形成一條條優美的曲線,仿佛一朵蓮花雕琢在逐漸由藍泛白的裙子上。

而晚禮服的最下面,藍白相間的一層層輕紗,仿佛流水一般潺潺而下,自然而又不時優雅。

這件衣服的確很漂亮,金穎強忍住喜歡,拽住了彭克的手。

“如果你不選一件,剛剛你留意過的衣服,我全部會買下來。”從口袋中掏出銀行卡,彭克瞇著眼睛盯著金穎,臉上沒有半分玩笑的味道。

“你……”看著彭克的眼睛,金穎很確定彭克并沒說笑,抿了抿嘴隨后轉過身慢慢留意起整個店內的晚禮服。

像金穎這樣身材嬌小玲瓏的女孩,比較適合中高腰、紗面、腰部打折的禮服,這樣可以更多的修飾身材比例。

金穎的皮膚很白,很適合穿一些粉色系的衣服,金穎挑選了兩件比劃了一下,但卻忍不住搖了搖頭,直到看見不遠處的黑色晚禮服才眼前一亮。

后V字漏背的晚禮服看著高端大氣,將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而簡單又素雅的樣子更是讓人有種端莊古樸的感覺。

胸口處,一個黑色的蝴蝶結并沒將原有的嚴謹打破,反而與時尚和活潑完美的融合起來。

“這件吧!”

金穎仔細看了看,隨后對著彭克眨了眨眼。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吕梁赖子麻将安卓版下载 股市直播赚钱 qq分分彩 承包大水库养鱼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 10月份做什么赚钱 c9999彩票群 开发商如何通过现金流赚钱 五福彩票首页 手机看快视频怎么赚钱 百运彩票群 卖支付接口靠什么赚钱 篮彩 买一个油贯车拉油赚钱吗 体彩p5 开旅游公司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