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23:音符閃耀,不及你明媚嫣然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5:31|字數:7937

Karlovy會所門口,身著阿瑪尼西服的李銀河一臉笑容,熱情的和每一個客人握著手。

而他身后,穿著一件深紅色禮服的陳珊珊手中握著一張張卡片,禮貌的交給每一位走進會所大門的人。

不得不說,穿著正裝的李銀河骨子里就有種高貴的氣勢,像是王子一樣每個動作都顯得穩重紳士,和平時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而向來一天童真,滿腦子童話故事的陳珊珊今天也與平時大相庭徑,深紅色的禮服看上去女神范十足。

高挑的個子和俏麗的模樣,和李銀河郎才女貌的站在一起,幾乎成了會所門口一條靚麗的風景線。

紫色的LOGO將Karlovy映襯的有一絲神秘的色彩,而白色的會所墻壁和林立在兩旁的綠色竹子,更是給人一種貼近自然和藝術的感覺。

“珊珊,一會沒什么事去三樓帶著吧,那能看見查理大橋。”李銀河看了看時間,忍不住活動了一下肩膀說道。

該來的人大部分都來了,兩個人也能稍微休息一下了。

不得不說,這幾天李銀河和陳珊珊都沒怎么休息。

先是不止會所,里里外外三層的Karlovy幾乎煥然一新,甚至連燈泡都被擦得一塵不染,而除此之外,介紹演說,公司分析等等都要忙。

最主要的,李銀河還要把這群客人分為一二三等,將重點客戶圈下來,主要觀察一下他們的反映。

陳珊珊看著李銀河眼睛里的不少血絲,有些心疼的撅著嘴。

“先陪你忙完吧,我不著急去。”陳珊珊很懂事的說著,她雖然有些瘋瘋癲癲,但在正事面前卻很識得大體。

“抱歉,讓你跟著我吃苦了。”李銀河柔聲說著,溫熱的大手攥了攥陳珊珊,女孩紅著臉低下了頭,下一刻卻聽見一聲重重的咳嗽聲。

“您好,歡迎參加LMA招股會。”連忙甩來李銀河的手,陳珊珊輕聲說著,但微微抬眼卻看見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不得不說,向來走清新文藝風的金穎第一次穿上晚禮服,即便是認識了七年的陳珊珊都沒認出來。

“哎喲,金穎你這穿的真是……”陳珊珊眼底閃過一絲驚艷,忍不住輕笑了出來。

而一旁的李銀河則是微微愣了一下,此時金穎的裝束和氣質,實在讓他無法把那個有些呆萌的小女孩聯系到一起。

“怎么?不好看么?”金穎挑了挑眉毛問道。

“好看,怎么會不好看!”陳珊珊贊嘆的說了一句,就連一旁的李銀河都微微點頭。

“金穎,彭克呢?”

看著金穎一個人過來,李銀河看了看后面空曠的走廊,輕聲問道。

“在停車,嗯?這不人來了……”

金穎一邊說著,隨后就看見彭克走了過來,和李銀河一身黑色西服相比,彭克外面還套了一件黑白相間的外套。

和李銀河相比,濃眉大眼的彭克少了一絲鋒芒,但卻多了一份和藹,雖然同樣穿著正裝,但給人的感覺卻并沒有壓力。

兩個人重重的抱了一下,而看到這一幕的金穎和陳珊珊則是對視了一眼,拉起了對方的手。

“沒什么事趕緊過去吧,里邊的樂隊都已經到了。”李銀河并沒客氣,抱了一下分開,就對彭克說道。

“嗯,讓珊珊照顧著點金穎,我差不多就開始了。”

微微點頭,彭克看了金穎一眼,隨后朝著Karlovy會所里邊走去,而金穎并沒跟著彭克離開,兩個人顯然已經說好了今晚的安排。

走進會所大廳,即便是一向了解李銀河的彭克看著金碧輝煌的裝潢,心里仍然忍不住有些感嘆。

他雖然在商業方面非常有頭腦,但在這些實*問題處理上,卻要比李銀河差上一籌。

同樣的時間,恐怕讓彭克來弄這些,一定要比李銀河差上不少,畢竟這是布拉格,李銀河除了自己沒有任何得力的助手。

當然,他也知道李銀河的做法,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整個Karlovy能有現在,是李銀河靠錢砸出來的。

打量完會所,彭克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樂團,指揮已經穿著燕尾服站好,所有人都在等著彭克出現。

黑色的三角鋼琴在彭克坐下時已經想起了第一個音,下一刻整個會館的音樂陡然想起。

第一首藍色多瑙河,仿佛在剎那間讓整個會所的所有人都彌漫在了無盡的河水中,還似乎能嗅到伏爾塔瓦河的味道。

所有人都沉浸在音樂中,而金穎和陳珊珊也走了進來,看著臺上的彭克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笑。

“金穎,這家伙是你釣到的?”陳珊珊瞇著眼睛,一臉興高采烈的問道。

那表情像是見到魚的小貓,眼中透著濃濃的好奇,卻又有幾分危險。

“沒有,我倆只是普通朋友。”金穎擺了擺手說道,但語氣明顯有些不對。

普通朋友?這個界限似乎早已經逾越了無數次。

“金穎,該上就得上,那個彈鋼琴的看著文縐縐的,而且長得也帥啊!”陳珊珊一臉笑意的說著,隨后就看見李銀河走到了臺上。

不得不說,李銀河一上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首先,感謝大家百忙之中到布拉格參加我們這次LMA上市招股會,照顧不周的地方,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向來一身痞氣的李銀河此時此刻談笑風生,一臉謙和的笑容,竟然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金穎在后面一邊看一邊撇了撇嘴。

以他現在的言談舉止,就算自己說出這家伙先前的英雄事跡,眼前這些人恐怕也不會相信。

“珊珊,這幾天你們一直在一起吧?”

李銀河在上面講話,臺下的金穎抿著嘴唇拉了一下陳珊珊的手問道。

“對啊,怎么了?”詫異的瞪大眼睛,陳珊珊輕輕拂了一下頭發回答道。

“那,李銀河有沒有對你提出過什么不禮貌的要求,或者有什么侵略性的動作么?”金穎看著陳珊珊,而后者微微一怔隨后笑了出來。

不得不說,金穎的話讓陳珊珊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我們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間,那家伙除了吃飯喊我之外,這幾天忙的一句話都不和我說。”陳珊珊輕聲說著,隨后伏在金穎耳邊又說了一句。

“我現在懷疑他是不是有問題,每天對著我這么一個身材傲嬌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眼神都不帶停留一秒鐘的。”

“你別臭得瑟了,到時候出事你就傻了。”金穎翻了個白眼說道。

“哎呀,能被皇上寵幸,臣妾求之不得啊。”陳珊珊學著古裝劇里的話,說完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會所里的音樂始終沒有停止,而李銀河的演說也逐漸接近了尾聲,陳珊珊去幫忙整理資料,百無聊賴的金穎很快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彭克身上。

靜靜的坐在鋼琴前,彭克的一雙手在琴鍵上猶如跳舞一般撥動著,而臉上也滿是陶醉的表情,這一刻仿佛天地間只有音樂。

有人說,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而像彭克這種顏值爆表的男生認真起來,即便是金穎都有種心動的感覺。

抿了抿嘴唇,金穎很清楚她早已經對彭克動心,但直至現在,她才真的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心。

似乎是察覺到了有人注意,彭克微微睜開眼睛看向金穎的方向,四目相接兩人的嘴角都是泛起了一絲笑意。

彭克對著金穎挑了挑眉毛,示意她靠近一點,而金穎則是擺了擺頭,佯裝看不見彭克的眼神。

“這丫頭……”

彭克輕輕低語了一句,下一刻雙手在鋼琴上飛快的滑動起來,轉眼間貝多芬的《降E調第三交響曲》就已經變為了其他的音符。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演奏者都是一陣愕然,就連指揮都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狐疑的看著低頭彈琴的彭克。

“即興鋼琴獨奏。”會所中,不少人都聽出了戛然而止的音樂后,一段鋼琴的表演,許多目光都朝著彭克的方向看來。

而金穎更是微微一怔,臉上忍不住泛起了一絲焦急。

她實在搞不懂,彭克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即興鋼琴獨奏的時間很短,不一會的功夫一段熟悉的旋律就已經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不少人臉上都忍不住泛起了一絲驚艷的神色。

從貝多芬的交響曲到這首曲子,兩者間的跨度不可謂不大,但彭克卻能依靠鋼琴音色的強弱變化,和一段鋼琴solo完美的過度到這里。

這種水平的鋼琴技巧,恐怕已經不弱于很多鋼琴界的大師了。

“這是……”一旁,金穎聽著熟悉的音樂微微一怔,下一刻卻看見彭克將自己的位置向右挪了挪,同時再次對她使了個眼色。

靈動的音符依舊飄蕩在空中,但卻似乎少了幾分沉穩,金穎看著彭克一臉倔強的盯著自己,終于咬了咬牙朝著鋼琴的位置走了過去。

雙手放在鋼琴上,輕輕閉上眼睛,伴隨著第一個重音和旋的響起,彭克手中的音符再次起了變化,由靈動轉為了溫婉。

雙人鋼琴合奏——卡農。

指揮已經聽出了兩人的音樂,下一刻指揮棒朝著大提琴的方向一指,很快搭配的音樂就已經響起。

時而跌宕起伏,時而溫婉動聽,一曲卡農在金穎和彭克兩個人的手中,像是兩個*的愛人在互訴情話,又像是他們你追我趕的嬉戲,即便是正在演講的李銀河,都忍不住停下來朝著兩人的方向看去。

這一刻,只有音樂飄動在整個會所,只有兩個人在一瞬間成為了永恒的畫面。

陳珊珊輕捂著小嘴一臉的羨慕,眼前這種情景已經超過了她對浪漫的認知,唯一的感受,就是羨慕和感動。

一首卡農,很快從*落下進入了尾聲,而指揮也逐漸揮動了完結符。

彭克和金穎同時站了起來,男孩溫熱的大手緊緊攥著女孩已經出汗的小手,先是對著各位演奏者鞠了一躬,隨后對著在場的客人鞠了一躬。

雷動的掌聲猶如潮水般涌起,這一刻,即便是李銀河也是忍不住有些感慨,和不遠處的陳珊珊對視了一眼。

“你還好吧?”鞠躬之后,彭克拉著金穎走到了一個角落里,看著后者一臉愕然的表情,抓著她的肩膀輕聲問道。

“我……”金穎茫然的看了彭克一眼。

“不會嚇傻了吧?只是一起彈個琴而已啊,再說大家不都是在鼓掌么。”彭克弱弱的說了一句,隨后仔細的打量著金穎的眼珠。

“我太開心啦!”

彭克看得入神,但下一刻卻突然看見金穎跳了起來,同時揮動著雙手,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你知道嗎?這是我最棒的一次演奏,有沒有錄音?我要留下來給我媽聽!”金穎興高采烈的拉著彭克問道。

“有吧……回頭我管李銀河要一下,現在先回去吧,銀河不會彈鋼琴……”彭克不太確定的說著,很快拉著金穎回到了大廳當中。

裊裊的音樂再次響起,但這次的金穎卻是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彭克的側面一言不發,眼中卻滿是感動。

從會所回來已經是晚上十點。

李銀河和陳珊珊自行回了別墅,而彭克則是帶著金穎,將車停在小區后慢慢爬到樓上。

彭克的確是有些累,在演出之后只是稍微吃了些甜品,金穎倒是吃了個缽盆*,一張臉上滿是幸福。

打開燈換上鞋,金穎一下子躺倒了沙發上,忍不住輕輕*了一下。

“我滴個天,高跟鞋真是太不舒服了。”

揉著有些發痛的腳,金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而彭克則是微微一愣,將目光放在了金穎那雙恨天高上。

“難怪今天看你總覺得有些怪,這么高的鞋跟,你怎么不在腿上捆兩個椅子?”拿起高跟鞋看了兩眼,彭克扯了扯嘴角說道。

這雙鞋也是昨天買的,但金穎一臉神秘的樣子,讓彭克并沒注意到高高的鞋跟。

“那不行啊,珊珊那么高,我要是穿矮點的,會比她矮的更多啦!”金穎弱弱的哼了一聲,嘆了口氣。

陳珊珊一米七多的個頭本身就比金穎高出很多,再加上那丫頭平時就喜歡穿個高跟鞋,金穎每次和他在一起都有種無奈的感覺。

童顏,加上清新簡單的打扮,幾乎所有第一次見到陳珊珊和金穎的人,都自動把金穎放在了未成年的范圍內。

“照你這么說,你要是去見姚明呢?”彭克忍不住笑著坐到了沙發上。

“見姚明?我見他干嘛?跳起來都抽不到他膝蓋!”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金穎嘆息了一聲自己的先天優勢不足。

“我看看你腳有事沒有。”彭克有些心疼的看了金穎一眼,隨后拿起金穎的腳端詳了一番。

如此*的動作讓金穎連忙想把腳收回來,但彭克的大手卻攥的很緊,無奈之下只能任由彭克去看。

不得不說,金穎的腳很漂亮,瑩足看上去細嫩白皙,靈巧的腳趾上涂著紅色的甲油,一紅一白間顯得十分誘人。

彭克仔細看了一會,隨后就發現腳踝處有一塊紅腫,臉色微微一變。

“金穎,你這疼不疼?”輕輕把手放在金穎的腳踝處,彭克看著女孩輕聲問了一句。

“嗯……不疼!”

眉頭一皺,金穎被彭克輕輕一按,立刻感覺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覺傳來,臉色立刻一變,但還是倔強的搖了搖頭。

“你這孩子……”彭克皺了皺眉,下意識的想給金穎一個教訓,但看著紅腫的地方卻舍不得,只能輕輕將雙手搓熱,隨后放在金穎的腳踝處。

彭克的手法很不專業,被搓熱的手放在自己的腳踝處,那種火辣辣的疼讓金穎忍不住吃痛叫了一聲。

“你沒事吧?”聽著金穎的輕呼,彭克連忙松手,隨后有些緊張的問道。

他本以為這樣會好一些,可看金穎的表情,彭克很確定自己的做法只起到了反效果。

“我外邊也疼,你別揉了,明天估計就好了。”金穎輕輕嘆了口氣,有氣無力的說道。

她發現自己似乎最近不適合出行。

腦袋的傷還沒好利落,腳踝又受傷了,渾身上下幾乎沒一個好地方。

“不用,我給你拿點紅花油涂上就行。”輕輕將金穎的腳踝放在一邊,彭克走到臥室中一陣翻箱倒柜。

幾分鐘后,灰頭土臉的彭克終于攥著一小瓶紅花油走了出來,金穎看著對方臉上滿是得意的表情,也是微微一笑。

“就這么半瓶,我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帶過來的,我給你涂上吧!”

小心翼翼的挪動了一下金穎的腳,彭克擰開紅花油輕輕涂在了女孩的腳踝上,還用嘴吹了吹,弄得金穎俏臉一下變得通紅。

半閉著眼睛,金穎盡量不去看眼前的一幕,但腳上的*卻讓她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

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份笑容有多少是因為癢,又有多少是因為幸福。

眼睛閉上,金穎剛感覺腳下的涼氣消失,下一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升了上來,與此同時,自己的頭已經靠在了一個堅實有力的臂膀上。

一只手抱著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勾住膝彎處,騰云駕霧的感覺讓金穎連忙睜眼,隨后就看見自己和彭克的面孔相距不足十厘米。

下意識的將頭錯到一邊,金穎感受著彭克胸口處傳來的熱力,連忙掙扎了一下。

“你干嘛?快放我下來!”

聲音帶著幾分羸弱,彭克的動作實在讓金穎有些害怕,尤其金穎現在靠著彭克胸口的位置,似乎能聽見對方咚咚的心跳。

“別亂動,要不給你丟下去!”彭克哼了一聲說道,而金穎縮了縮脖子不再說話,任由彭克將自己抱著走向臥室。

“腳踝這種地方很容易留下病根,你今晚看看好些沒有,如果不行明天帶你去醫院看看。”

彭克的動作很小心,進門的時候都側著身子,以免讓金穎的身體碰到墻壁上,輕輕將女孩放在床上,隨后重重的呼了口氣。

“不去醫院,我再也不去了。”金穎搖著頭,好像撥浪鼓一樣拒絕道。

去一次,這丫頭就已經有陰影了。

上次在醫院里,看著彭克一張臉因為和鄭總打架,變得像個包子一樣,金穎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倒不是因為她怕再惹麻煩,而是那種被人跟蹤的感覺,讓她有種說不出的恐懼。

金穎知道鄭總是好意,但這種關心實在讓她有些吃不消。

“不去就不去吧,那就好好休息。”彭克也是笑了一下,從柜子中找出一個枕頭墊在金穎的腳下說道。

“等會等會,這才幾點就睡覺啊。”金穎看了看臥室的鐘表,輕哼了一聲。

“都快十一點了,你不困么?”彭克看了看時間,但卻發現金穎沒有半點要睡覺的意思。

微微一笑,彭克一屁股坐在了床邊,挨著金穎躺了下來,但這個動作卻嚇得金穎心里小鹿亂撞。

現在的金穎的確沒有半點睡意,第一次穿上晚禮服的她,直到現在仍然很興奮,而今天的鋼琴合奏,更是讓她激動的難以名狀。

“夜場漫漫無心睡眠,咱倆聊會天吧!”金穎轉過頭看著閉著眼睛假寐的彭克,輕輕推了后者一下。

“行,你說聊什么。”彭克半閉著眼睛問道。

“隨便聊嘛,我過幾天的要回北京了,我媽給我都給我下通牒了!”金穎輕聲說著,而聽到金穎要回去的彭克立刻睜開了眼睛。

眉毛擰成了一團,彭克一臉無語的看著金穎,眼中滿是不情愿。

“這么快就回去?阿姨還給你下通牒?”彭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這可真是親媽啊,自己出來這么多年,家里都沒有說必須要求回去的時候。

“她怕我在這出事,畢竟身邊還有個你呢!”金穎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

“我怎么了?我又不是*,我這么紳士的美男子還能怎么你?”彭克輕哼了一聲,顯然對別人質疑自己的人品非常不滿。

當然,他也理解金穎家人對她的關心。

孤男寡女在一起,兩個人就算在相敬如賓,恐怕時間久了也會擦出不該擦的火花,又都是年輕人,萬一玩過火了,這種事情誰都負不了責。

他之所以不滿意,是舍不得金穎的離開。

事實上,一直以來在布拉格生活的彭克,總是處于一個古井不波的環境當中,每天三點一線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偶爾和李銀河喝點小酒解解小悶。

生活雖然無趣,但也算是清閑。

自從金穎出現在彭克的生活中,原本清閑的彭克突然變得忙碌起來,他在學著照顧一人,學著努力去逗一個人開心。

他絞盡腦汁的想一些關于這里的趣聞趣事,每天晚上都會想第二天帶身邊的人去哪里,又去做什么。

這種感覺雖然忙碌,但對彭克來說卻有種難以言喻的幸福,似乎原本空曠的生活變得有了色彩和滋味。

也似乎,原本毫無目的的人生突然有了目標,讓他懂得生活的真諦。

聽著金穎要走,彭克說不出是什么感覺,不舍么?

那堵心的感覺似乎不僅僅是不舍帶來的,如果可以彭克寧愿一輩子和金穎住在一起,就這么走遍布拉格的每一個大街小巷,慢慢變老,慢慢的坐在夕陽下回憶過去。

嗅著伏爾瓦塔河略帶腥氣的河水,喂著查理大橋上那群聽話又漂亮的白鴿,讓街邊的畫家畫下他們的每一個春夏秋冬……

彭克慢慢陷入了沉思和希冀中,原本泛光的眼睛卻逐漸變得黯淡下來。

他不知道金穎一走之后,自己和她還會不會有交集。

生活始終充滿了未知,彭克就算竭盡全力,恐怕能改變的也只是自己的命運,而不是自己的愛情……

金穎看著彭克突然變得有些憂郁的眼神,原本想反駁彭克的話也沒說出來,同樣跟著忍不住嘆了口氣。

她突然有種被命運捉弄的感覺,仿佛幾十年前的事情經歷了風雨滿城后,又進入了一個新的輪回。

而這次困在輪回中的兩個人,就是彭克和她。

“知道你是個愛靜的美男子,不過我不可能不會去啊……”金穎嘆了口氣,眼眶忍不住有些發紅。

雖然這段時間的生活充滿了荊棘,就算顯示擔驚受怕后是險些命喪馬蹄,但這些日子里,卻讓金穎真的體會到了什么叫溫暖。

彭克的悉心照顧,兩個人的每一次談話,每一次出行,甚至是交錯的每一個眼神,都讓金穎莫名的開心。

她知道自己腦海中曾經的難過正在漸漸淡去,而另一個身影卻刻在了心頭,填平了所有的傷痕,留下了一方溫存。

雖然口口聲聲說著要回去,但直至現在,金穎也不敢想失去彭克的生活將會是什么樣,也許她會回到從前,繼續當自己的小職員。

也許在某個回眸的瞬間,她會看見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但心底卻明白似曾相視,并非真的相識。

想到這里,金穎的心里就有種莫名的痛楚,看著彭克,只能牽強的笑了笑。

“也沒說不讓你回去,那你從小到大都這么聽話?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這離著北京多老遠,至于這么聽話么。”

彭克一臉郁悶的說著,而金穎則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房間的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壓抑,兩個人似乎因為回去的事情都變得不太開心,各自想著他們的心事。

窗外,夜空下的布拉格只有路燈在依稀亮著,恍惚間能看到一輛輛車經過,但隨后卻消失在路的盡頭。

猶如生命中的過客,樂曲中的音符一般,消失的只剩下支離破碎的回憶。

轉過身,彭克看著金穎的側臉,輕輕將不舍化為一律嘆息,下意識的朝著金穎的手抓去,而察覺到彭克動作的金穎,卻是紅著臉向后一縮。

“彭克,你覺不覺得一切都很巧合?”

看著彭克有些愕然的眼神,金穎忍不住嘆了口氣輕聲問道。

“巧合?”彭克愣了一下,品味著金穎所使用的這個詞,臉色卻是逐漸變了。

的確像是巧合。

幾十年前的布拉格之春,金穎的奶奶也曾被迫離開這個童話般的夢幻之地,而彭克的爺爺卻只能留在布拉格,面對殘酷的抗爭。

兩個人的那次分手,決定了他們兩條不同的生命軌跡,從此之后再無相交。

而如今,金穎和彭克同樣面臨了如此的選擇,這一次金穎的回國,也許是兩個人最后一次的離別。

“你的意思是……”彭克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但仍然有種沖動,想要把金穎不顧一切的留在自己身邊。

“沒什么,就是覺得一切好像都是上天的捉弄,曾經的結果,恐怕終究還會發生在咱們身上!”金穎咬了咬下唇,但說話的聲音卻如此落寞。

怔怔的看著金穎,彭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一言不發的轉過身,靠在床邊蒙住腦袋假寐。

“喂,你別裝睡啊!”看著彭克睡在自己旁邊,金穎忍不住捅了捅彭克的腰說道。

不管金穎怎么捅,彭克始終一動不動的躺著,直到他將手放在了彭克的腋下,才突然被一只溫和有力的大手握住。

“別鬧了,我有點累了。”彭克沒有轉頭,只是攥著金穎的手靜靜說著。

金穎明顯聽出彭克語氣中的顫抖,愣了一下看著自己的衣服,輕輕嘆了口氣。

“彭克,我明天想去河邊看看,布拉格走過這么多地方,但我卻沒有一次摸到過查理大橋地下的河水。”金穎輕聲說著,轉過身枕著自己的手臂不再說話。

床邊,聽著金穎話語的彭克微微一怔,隨后走出房間輕輕將門關上,一個人躺在外面的沙發上打開電視,苦澀的笑了笑。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1000炮单机捕鱼游戏 体彩20选5 亚洲足球指数 刷脸赚钱商机 青海11选5 澳门拉客能赚钱 生肖时时彩 看什么新闻赚钱赚到多 让分胜负 网站运营赚钱吗 新疆时时彩 跑客车赚钱么 黑龙江6+1 在温州开小超市赚钱吗 体彩 2017在家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