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26:教堂圣潔,愛只在不經意間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5:44|字數:6382

“彭克,你說這種東西會不會污染水資源啊?”

從后座上拿起一只許愿船,金穎看著彭克苦著一張臉駛向回家的路,忍不住輕嘆了一聲問道。

“不會,這種東西可以直接燃盡的,最后也會變成水中的一些養料被小魚吃掉。”彭克搖了搖頭說道。

愛一個地方就要保護他,彭克自然不會因為許愿而污染了伏爾塔瓦河,更何況布拉格是整個世界的文化遺產。

“哎喲喂?夠了解的啊,這招沒少玩吧?”聽著彭克信誓旦旦的話,金穎瞇了瞇眼睛,語氣突然變得有些難以尋味。

彭克下意識的感覺頭皮一緊,連忙看了眼正打量自己的金穎,擺了擺手表示有事稟奏。

“包裝盒上有說明書,上面寫著不會污染環境了,要不你用谷歌查查?”彭克一臉冤枉的表情,看著金穎輕聲說道。

“大膽,你這意思難道本姑娘看不懂這說明書么?”

聽著彭克的話,金穎俏臉一下變得羞紅起來,隨后就發現彭克眼中滿是玩味和笑意,輕哼了一聲有些惱怒。

金穎早就發現彭克這家伙有個壞習慣,就是每次都挖一個坑,然后等著自己跳進去。

事實上,就算金穎不想跳,但對方的詭計實在是防不勝防,好像狡猾的獵人一樣,自己只有被捕的份。

就連兩個人在河中的親密接觸,金穎都將原因推卸到了這個上面。

“當然看得懂,上面那畫小學生都能看懂。”彭克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而金穎小嘴一撅,直接拿出了沉默是金的殺手*。

再次回來的彭克放慢了開車的速度,這可能是他們最后一次一起看布拉格的夜景,下一次真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自己親吻了金穎,對彭克來說,他不僅在表明自己的態度,同樣也是在告誡自己。

如果想要和眼前的女孩永遠在一起,如果想每天都能親吻到她的額頭,他就必須要學會和家里談判,甚至反抗。

彭克很孝順,這種事情對于他來說多少有些為難,但他知道如果連爭取的勇氣都沒有,自己也沒有資格去怨天尤人,抱怨幸福從身邊溜走。

其實,早在知道金穎回去的時候,彭克就一直在考慮這件事,直到今天李銀河突然轉變的態度起到了催化作用,終于讓他下定了決心。

雖然和金穎的時間不長,但彭克非常肯定自己的心,同時也能感受到金穎對自己的喜歡和依賴。

聽著之前金穎口中所說的‘老天的捉弄和輪回’,想到她眼中的失落和無奈,以及那一分對自己的失望,彭克都有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而今天自己在吻金穎的時候,那種幸福甚至讓他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歡呼。

他仿佛感受不到自己處在伏爾塔瓦河中,察覺不到查理大橋上不少人都在駐足圍觀,聽不到河對岸突然響起的煙花響聲。

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懷中的女孩和那雙略帶冰涼的雙唇。

是苦是甜,一切只在一念之間。

轉過頭看了看金穎,彭克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從不敢想,到下定決心;到現在走出第一步,彭克現在不再感覺兩個人的未來一片渺茫,而是雖然荊棘,卻能看到希望的一片森林。

“你嘆什么氣?”金穎看著彭克輕聲問道。

“沒什么,只是在想下次還有什么機會可以親你。”彭克輕笑了一下說道,而金穎則是眉毛一挑,沒理會彭克。

她突然覺得彭克在親了自己之后像是變了一個人,謙謙君子的感覺早已消失不見,似乎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侵略性。

女孩都比較矜持,喜歡處在一個相對被動的情況下。

這段時間的接觸,金穎看著面對感情有些閃躲的彭克,多少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可今天的突然轉變,卻讓她有些不太能適應。

看著一臉笑容的彭克,金穎突然覺得先前那個有些憨厚靦腆的彭克,似乎更好對付一些。

今天發生的事情對兩個人來說,像是挑破了一層窗戶紙一樣,此時此刻坐在沙發上,都處在一個不說話但內心波濤洶涌的情況中。

彭克給金穎倒了杯熱水,自己打開電視隨便撥了個臺,一雙星眸時不時的看著攥著被子的金穎。

金穎忍不住白了彭克一眼,那種好像能從里到外全部看光都一樣的眼神,實在讓她有些小鹿亂撞。

“你看我干嘛?”彭克喝了一口熱水,隨后將杯子放下一臉笑容的看著金穎問道。

“我看你了嗎?你要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的?”金穎毫不客氣的回擊道,而聽見這話的彭克微微一怔,隨后從朝著金穎的位置挪了挪。

“你剛才說什么?”

彭克的個頭很高,雖然長得很秀氣,但身體的線條卻很明朗,寬厚的胸膛和堅實的臂膀,從視覺上就給人一種壓迫感。

瞇著眼睛,彭克慢慢將臉湊近金穎的面孔,在對方一臉愕然的表情下輕聲問道。

“我剛才……沒說什么……”

艱難的咽了口口水,金穎腦袋像是撥浪鼓一樣搖著,攥著水杯像是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

看著金穎不停的眨著眼睛,彭克嘴角揚起了一個夸張的弧度,伸手在對方的瓊鼻上刮了一下,隨后輕笑一聲。

說實話,彭克很有種翻身奴隸把歌唱的感覺。

似乎隨著自己的挑明,不管在感情還是心態上,彭克都已經占據了主動權,而強勢的態度讓金穎只能讓賢。

只是相比之下,金穎此時卻有些郁悶,彭克的強勢似乎已經超出了她的預計,照這么下去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淪陷。

唯一讓金穎能松一口氣的,就是自己很快就要回國,但想到以后見不到眼前這個男人,金穎又有種深深的不舍和失落。

就好象小時候一件最喜歡的玩具被別人偷走了一樣,金穎知道彭克不是玩具,也沒有別人去偷他。

但她明白,時間會偷走他們的記憶,讓他們在彼此的回憶中,可能還不及一件玩具帶來的思念多。

“飛機票是后天的,明天白天咱們去教堂一趟,下午稍微休息休息,等后天和李銀河他們一起回去。”

看著金穎似乎有些心事的樣子,彭克微微一怔,連忙收起了一臉的壞笑,隨后沉著聲音輕聲說道。

“后天就回去嗎?”金穎有些愕然的問道。

今明兩晚,自己再睡醒睜眼的時候,人就已經出現在了北京,回到了自己窩心的小床上。

“后天一早,李銀河會和你一起去北京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就給他打電話。”彭克點了點頭說道。

目光中帶著幾分不舍和溫柔,彭克將金穎手中的水杯放在茶幾上,隨后攥著對方的小手輕輕說道。

“你……你不回去?”咬了咬下唇,金穎裝作滿不在乎的問了一句,但眼中的緊張卻并沒逃過彭克的注意。

“暫時回不去,這邊還有一些事情要做,不過我肯定會回去的!”

彭克認真的說道,而聽見這話的金穎撅著嘴嘆了口氣,隨后牽強一笑,將自己右手的小指伸了出來。

“拉個勾,如果你不回來,我就詛咒你掉進大河里喂王八!”金穎歪著頭看著彭克,而聽聞的彭克只是微微一笑,毫不猶豫的和金穎勾在了一起。

他已經打定主意,決意要回北京去爭取自己的幸福,就算頭破血流體無完膚,他也絕不會因為眼前的荊棘和迷茫而停止腳步。

“放心吧,答應的事我肯定會做到!”彭克重重點了點頭。

看著彭克認真的表情,金穎輕輕松開彭克的手,也是忍不住嘆了口氣說道:“你也有我微信,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事情,你就給我發消息就好……”

“一定會的!”

金穎聲音中的牽掛絲毫不加以掩飾,彭克抿著嘴微微一笑,看著女孩有些希冀的目光輕聲說道。

安靜的房間中,只有電視機傳來一陣陣早已被忽略的音樂,沙發上兩個人靜靜的坐著,感受著最后時間不多的溫存。

圣維塔大教堂永遠是所有來布拉格的游客必去的地方之一。

這個位于伏爾塔瓦河西岸的布拉格城堡內的教堂,是布拉格城堡最重要的地標。

萬里無云的天際,陽光仿佛射線一樣將整個教堂映照的一片輝煌,金穎看著眼前的圣維塔大教堂,才真的理解了什么叫金色的布拉格。

將近700年風風雨雨,讓圣維塔大教堂獲得了布拉格城堡最有“建筑之寶”的美譽,除了豐富的建筑特色外,也是布拉格城堡王室加冕與辭世后長眠之所。

高聳入云的尖塔、屋頂交錯的橫梁,外面的飛拱結構,不難辨認它屬于典型的哥德式建筑,即便是大門上的拱柱等裝飾都很華麗。

彭克帶著金穎走馬觀花的將整個教堂走了一圈,看著一臉興奮的金穎像個孩子一樣滿面笑容,擺著各種各樣的姿勢拍照,臉上也是泛起了一絲幸福的味道。

雖然明天就要回到北京,但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沒有提起這件事,他們都不希望明天的事情,打擾到今天最后的一絲回憶。

今天的金穎看上去帶著種清新的感覺,粉色的帽子將長發束住,上面的長袖針織衫上帶著一些細線拴起來的小花。

而下面一條黑底白格的裙子看著非常學院風,一條暖色的鉛筆褲更是讓她像是世間的精靈一樣讓人看到就為之喜悅。

相比之下的彭克打扮的倒是很鄭重,一身紫色的休閑西裝套在身上,外面是一件黃色風衣,即便是休閑褲也不能遮住他那雙扎眼的大長腿。

“這地方你之前怎么沒帶我進來?”金穎看著彭克,隨后拿著手機給兩個人合照了一張抬頭問道。

“這地方主要是皇墓,然后好看的就是那邊的彩色玻璃窗之類,所以就沒帶你過來。”彭克猶豫了一下說道。

布拉格整個城市都是世界文化遺產,他的每一個角落都可以是景點,而圣維塔大教堂雖然有著幾百年的歷史,見證了幾個世紀的輝煌與落寞,可與偌大布拉格相比,仍然相差甚遠。

“那你今天帶我過來干嘛。”金穎白了彭克一眼,眼珠一轉拉了拉彭克的手。

“彭大導游,聽說你對布拉格的事情,就算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不知道你對這個圣維塔大教堂,又有什么了解?”

眼中帶著幾分好奇,金穎突然很想知道彭克到底有什么不會的,也好在回憶時,記住這家伙出糗的樣子。

聽著金穎的話,彭克忍不住笑了一下,隨后拉著金穎重新沿著之前的路走了一圈。

“這些都是穆哈的畫,每一幅上面都有名字。”兩個人手拉著手走在長廊上,看著墻上一排排的圖畫,彭克輕聲說著。

彩色玻璃窗將兩個人的影子映在了上面,似乎要將他們的身影刻在圖畫之上,成為兩個人永遠的記憶。

“這些畫值不少錢吧?”金穎走過去仔細端詳了一下,忍不住咂了咂嘴說道。

她可知道在中國一幅名畫至少也要百萬,那些失傳的話甚至已經上億,這丫頭記得最清楚的就是畢加索《拿著煙斗的男孩》,竟然以一億元的價格成交。

雖然不知道穆哈和畢加索相比如何,但恐怕有這么一副,自己這輩子都不愁沒錢花了,簡直是咸魚翻身。

彭克看著金穎眼中的小星星忍不住笑了一下,隨后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金穎吃痛叫了一聲,一張俏臉寫滿了幽怨。

“這里邊的話大部分都是真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一比一電腦制作的,所以看是看不出真假的。”

彭克笑著解釋了一句,書畫保存非常困難,那些圖上顏料的紙張的東西也許一不小心就會風干,而領整個顏色都發生變化。

“那你知道哪個是真的嗎?”金穎看著彭克再次問道,而后者則是隨手指了一個努了努嘴。

一旁,看到彭克動作的金穎連忙走了過去,端詳了好半天才悻悻然的哼了一聲,但感覺彭克在背后摟住了自己的肩膀。

“去那邊看看吧,圣約翰之墓和圣溫塞斯拉斯禮拜堂都在那邊。”彭克對著金穎輕聲說著,而聽見這話的女孩則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詫異的看了一眼彭克,這丫頭突然很好奇他是怎么把這堆拗口的名字記住的。

朝著另外兩個景點走了走,金穎在圣約翰之墓看了一頓狂拍照,最后竟然是被彭克強拉硬拽才帶走的。

“喂,你拉我干嘛,再讓我拍兩張啊。”金穎看著越來越遠的圣約翰之墓,忍不住有些羞惱的問道。

“你口水都快掉出來了,我怕一會你忍不住搶劫啊!”彭克笑了一下,而金穎則是翻了個白眼。

不得不說,任誰看見圣約翰之墓的模樣,恐怕都無法保持平靜,那可是全部由白銀制作的,恐怕這個叫圣約翰的家伙,才是土豪的真正鼻祖吧!

雖然有些不情愿,但金穎并沒去怪彭克,畢竟和整個圣維塔大教堂相比,一個圣約翰的確算不得什么。

從三個景點走出去,金穎看著有些晃眼的陽光瞇了瞇眼睛,下一刻就感覺身旁的彭克捅了捅自己。

順著彭克的目光,金穎很快看見教堂外圍禱告的正有一群人慢慢向里走去。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慢慢混進人群之中,緊拉著手相視一笑,找了個角落悄悄坐了下來。

和那些美劇中拍的一樣,教堂的桌子都是一個大大的長條,金穎四處打量了一番,突然感覺和自己的大學圖書館有幾分神似。

墻壁上掛著不少人物畫像,金穎看不清也認不出是誰,但看著前排不少人都在低著頭安靜的坐著,也不好意思再去問詢彭克。

抿了抿嘴,金穎看著講臺上以為穿著黑色長袍,滿發花白的老人正說著什么,有些無聊的看了眼一旁的彭克。

此時的彭克并沒察覺到金穎的注意,而是和前面的人一樣,靜靜的雙手合抱在一起,低著頭靜靜想著什么。

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一張清秀的面孔上寫滿了虔誠和認真,就連那對劍眉都帶著幾分溫柔的味道。

高挺的鼻梁將彭克的面孔撐的非常立體,輕抿著嘴唇看起來像個孩子,金穎一臉認真的打量著身邊的男孩,隨后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彭克的手上。

輕輕挑了挑眉,金穎突然發現彭克的手漂亮的有些離譜,光滑的皮膚甚至比自己還要細膩許多,而修長的手指每一根看上去都猶如藝術品一樣。

寬厚的手掌上沒有青筋暴起的視覺感,左手的之間卻能看見一個個老繭,顏色似乎都有些變黃。

咂了咂嘴,金穎知道這是彈吉他磨出來的,剛準備伸手去摸一下,下一刻卻突然看見彭克睜開了眼睛,正一臉愕然的看著自己。

“你干嘛?”彭克詫異的問道,而金穎則是被問的一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大家都在做禱告,你也學著我們的樣子,有什么祈禱告訴在心里說出來,說不定就會實現呢!”

看著金穎不說話,彭克忍不住叮囑了一句。

“你剛才又許愿了?”聽著彭克的話,金穎的臉色突然變得古怪起來。

昨天剛剛丟下水幾百條許愿船,今天又來教堂禱告,這家伙真是……

“禱告是禱告,許愿是許愿,禱告是說給神的。”彭克認真的說著,但自己也有些掛不住,忍不住老臉一紅。

“彭克啊彭克,我才發現你的精神世界真是充實啊,你以后每天飯都不用吃了,只要告訴自己不餓,恐怕你連冬眠都能做到。”

金穎調侃了一句,看著對方微紅的臉終于樂了出來。

踏破鐵鞋無覓處,十分鐘前金穎還在琢磨怎么讓彭克出糗,結果這家伙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看著彭克有些無地自容的樣子,金穎捂著嘴樂了出來,隨后卻看見不少人將頭轉向了自己,連忙捂上了嘴。

“傻了吧,讓你笑!”彭克抿了抿嘴說道。

他并沒告訴金穎,禱告已經結束,大家只是在走之前好奇的向后看一下,聲音傳來的緣由而已。

撅著嘴瞪了彭克一眼,金穎不好意思的捂著臉,直到耳邊傳來腳步聲才將手挪開,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走出教堂的人。

很快,偌大的教堂中就只剩下了彭克金穎,以及收拾好東西朝著兩人走過來,穿著一身黑袍的外國教父。

金穎有些緊張的看著對方,而彭克則是微微一笑,向對方點了點頭。

“歡迎你們,來自遠方的朋友,有什么可以幫助你們的么?”

當流利的*從教父口中說出時,之前還有些擔心的金穎像是中了五百萬一樣,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喜悅。

沒人知道語言不通究竟是多么自卑的一件事。

金穎自從到了布拉格,除了在彭克和李銀河面前說*外,見到的每個外國人都只能用手比劃,像個啞巴一樣嗚哇嗚哇的說著。

唯一一次遇到會說*的大胡子楊,還是車轱轆話來回說。

金穎愣了一下,卻發現彭克一臉微笑的沖著對方點了點頭,同時拉住自己的手站了起來。

“查爾斯教父,我希望您能做個見證,我希望身邊的這個女孩,可以做的女朋友。”聽著彭克的話,金穎愕然的捂著嘴,一張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她曾想過彭克會用什么方式對自己表白,也想過自己當時要做什么反映。

昨天在水中兩個人的擁吻,讓金穎感覺這就是彭克對自己的表白,將一切的話都放在吻中,將所有的感情用心去表達。

雖然感覺有點小遺憾,但事實上金穎對于這種事情已經非常*,她沒想過在自己走之前,彭克竟然真的會對自己表白。

而且還是在布拉格城堡的圣維塔大教堂中,在教父的見證下。

金穎的大腦感覺被火車撞了一樣有些嗡嗡的,看著查爾斯教父點頭,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目光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彭克。

“跟我來。”轉過頭看著金穎,彭克拉著女孩的手輕笑著說道。

木然的點了點頭,金穎被彭克亦步亦趨的拉到了教堂的講臺前,而查爾斯教父也將書翻開,一臉微笑的看著彭克。

微微點頭,彭克將自己的外套脫下,只穿著里邊的休閑西服。

“我叫彭克,我希望眼前的女孩做我的伴侶,不管以后是福是禍,是風是雨,是荊棘遍布還是一路平坦,不管遇到什么困難什么考驗,我希望我都可以牽著這個女孩陪我走到最后。”

彭克輕聲說著,而聽見這話的金穎原本呆滯的眼神終于恢復了一絲色彩,緊接著眼淚瞬間涌了出來。

“如果有一天我們會分開,我希望離開她的第二天,可以安詳的死去。”

低沉的聲音充滿了感性,彭克一雙眼眸中滿是對金穎的愛慕,輕輕朝前走上兩步拉住女孩的手。

“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結婚的時候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我們能有一個可愛的孩子,在我離開后繼續保護她,照顧她。”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安徽十一选五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充值卡充值不了 过去无本加盟赚钱生意 新三板到底能不能赚钱 北单比分zhibo 天弘基金管理公司怎么给我赚钱 深圳风采 哈尔滨滴滴公司合约车赚钱吗 山东群英会 188nba比分网 叫app的赚钱软件 新疆25选7 宝利游戏赚钱真的吗 3g体育比分网 足彩进球彩 优酷路由器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