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27:相視你我,分別前約定思念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5:44|字數:6653

聲音回蕩在空蕩蕩的教堂中,這一刻,仿佛透明玻璃上映照的陽光都變成了五彩的光線,偌大的教堂安靜的落針可聞。

金穎的抽泣聲和彭克的呢喃響起,像是一首用生命去追求幸福的演奏。

墻壁上,似乎所有人物像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兩人身上,將所有的祝福和恩澤降臨到兩人身上,而教父也是一臉的笑容。

一只手攥著金穎的左手,彭克從懷中掏出一個紫色的小盒子,下一刻在金穎錯愕的目光中輕輕打開,露出里邊一枚閃閃發亮的鉆石戒指。

一縷陽光照射在戒指上,反射的光線微微有些晃眼,但很快就被彭克的手指擋住。

“金穎,這不是求婚,也不是訂婚戒指。”彭克看著金穎,臉上帶著幾分釋懷的笑容。

“這枚戒指是我的心,我希望不管走到哪里,你看見他都可以想起我,我也希望,不管在哪我的心都能感受到你的溫度。”

看著金穎淚雨滂沱而出,彭克輕輕將戒指呆在對方的中指上。

微微低頭,金穎看著自己手中的戒指,抿了抿嘴,臉上終于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

雖然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但金穎的眼淚仍然止不住,一把鉆進彭克的懷中,金穎恨不得讓自己成為對方身體的一部分。

對于表白的答卷,彭克已經超出了金穎預期的滿分,她知道彭克這些話都是他的肺腑之言,也能明白對方對自己的感情。

此時此刻,就算自己回了北京,金穎也有勇氣等下去,她相信自己奶奶曾經面臨的一切,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和彭克身上。

“別哭了,再哭眼睛都腫了!”

彭克一臉溫柔的看著金穎,輕輕在對方額頭上吻了一下。

金穎下意識的想要把責任推到彭克身上,但想起身邊還有一個查爾斯,俏臉一紅輕哼了一聲擦了擦眼淚。

“這位女士,你是否愿意做彭先生的女朋友?”

看著金穎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一些,查爾斯教父客氣的對著金穎笑了笑,隨后輕聲問道。

“我愿意。”

一向大大咧咧的金穎竟然第一次的感覺有些臉紅,雖然整個教堂中只有三個人,但那句我愿意卻好像是她鼓起了全部勇氣才說出來。

“希望主會給你帶去好運。”

查爾斯拍了拍手,而聽見這話的彭克和金穎對視一眼,再次抱在了一起。

此時此刻,圣維塔大教堂外,一輛嶄新的奔馳S400靜靜的停靠在馬路旁邊,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但卻不見司機出現。

視線順著車的方向向后看去,很快就能看到便道臺階上正在冒著淡淡的白煙。

“嘖嘖……怎么上個廁所這么長時間!”

白煙很快消失不見,緊接著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年輕人站了起來,同時彈了彈身上的煙灰。

一頭黑發根根豎起,發蠟在陽光下泛著淡紫的顏色,一張臉上帶著幾分邪魅的笑容,手中攥著剛剛掐滅的一個煙頭。

“銀河,你怎么在這抽煙啊?”一個詫異的聲音從青年耳邊響起,輕輕的聽上去有種柔弱的感覺。

“嗯?習慣了,進車里吧!”看著眼前高挑的女孩,青年嘿嘿一笑朝著車上走去,將車子啟動后關上了車窗。

兩個人正是李銀河和陳珊珊,而他們在這的目的,則是幫彭克將臨別前的最后一個表白計劃完成。

同時,也讓他在每每遇到困難,處于困境的時候不要害怕,因為今天的幸福,會在戰勝困難后擁有。

陳珊珊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看著李銀河忍不住捂著嘴輕輕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詫異的看了陳珊珊一眼,李銀河將手中的煙頭丟在車內的煙灰盒中輕聲問道。

“我在想,你和彭克才是真愛啊!”陳珊珊笑瞇瞇的說著,而聽見這話的李銀河則是微微一怔,嘴角揚起一絲危險的弧度。

陳珊珊并沒因為李銀河危險的笑容而害怕,臉上仍然掛滿了笑容。

“他來布拉格生活,你陪他一起來,而且開了酒吧,又租了個大房子住。”

“他喜歡金穎,你一直在從中幫忙,昨天成心甩臉子讓他下決定,晚上放了那么多煙花,今天竟然特地把整個圣維塔大教堂唯一一個會說*的教父請了過來。”

陳珊珊掰著手指說著,而聽著身旁這丫頭的分析,李銀河微微一愣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說的句句屬實,可陳珊珊卻并不知道當初的彭克,又是怎么在李銀河陷入困境的時候怎么幫他的。

看著一旁偷笑的陳珊珊,李銀河扯了扯嘴角輕咳了一聲。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可別學金穎啊。”李銀河半威脅半警告的說著,而陳珊珊則是吐了吐舌頭。

“學金穎?她怎么了?”陳珊珊詫異的問了一句。

“呃……沒什么,明天就要回北京了,東西都收拾好了么?”

李銀河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彭克和金穎的關系實在太過復雜,直到現在李銀河也沒有把握兩個人究竟能不能在一起。

如果只是雙方家長的不同意,兩個人大不了找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等個三年五載氣消了也就算了。

可彭克的爺爺和金穎的奶奶曾經在這里有過一段戀愛的經歷,而金穎和彭克又還是在布拉格相遇,換做誰恐怕都不會太過看好。

李銀河不知道金穎有沒有告訴陳珊珊,關于她和彭克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但這個消息絕對不能從他嘴里說出來。

坐在副駕駛的陳珊珊撇了撇嘴,她聽出了李銀河戛然而止的話,心里雖然好奇但并沒問詢太多。

事實上,這段時間和李銀河的相處,讓她相信自己終于遇到了生命中對的人。

并不是物質生活上的東西,而是李銀河讓她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什么叫一個男人的責任,什么叫積極的面對。

在這個浮夸的社會上,但凡和銅臭沾邊的公子哥,有幾個人能像李銀河一樣,做的每一件事都讓人感覺不到任何飄渺。

即便是一個人策劃整個上市招股會,也按部就班沒有半點毛躁,仿佛在他二十幾歲的外表下,隱藏的是一顆四十歲的閱歷。

“收拾好了,昨晚上就放在行李箱里了。”陳珊珊輕聲說著,而李銀河似乎察覺到女孩的情緒不太對,輕輕握住了對方的小手。

“放心吧,我也是雙魚座,不用羨慕教堂里那倆人,這種浪漫的事不會只發生在金穎身上的。”李銀河歪著嘴角說道。

聽見李銀河的話,陳珊珊微微一怔隨后紅著臉低下頭,鼻腔中輕嗯了一下。

只要是女孩,都幻想著一個浪漫的愛情,金穎的經歷在陳珊珊眼中已經不可思議像是電影,可聽著李銀河的話,陳珊珊相信自己也會有一個童話般的愛情。

“咱們先回去,別到時候被金穎發現,今晚吃完飯彭克和金穎也會住過來,明天早晨他送咱們去機場。”

啟動車子,李銀河一腳油門踩下去,整個車子瞬間沖了出去,眨眼間便是消失在公路的盡頭。

從圣維塔教堂出來,一直到兩個人回到家中。

金穎和彭克的手始終拉在一起,雖然不說,但看著逐漸下落的太陽他們也很明白,當陽光再次亮起的時候,也是他們分手的時刻。

彭克已經給李銀河發了消息,兩個人屁股還沒坐熱,就聽見門口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重重的敲門聲讓金穎翻了個白眼,有些無奈的走過去將門打開。

“你就不會輕點?”金穎看著李銀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說道。

“輕點怕你們聽不見啊!”李銀河嘿嘿一笑,隨后讓陳珊珊先走進來,隨后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

因為沒有多余的拖鞋,兩個人是直接走進來的,不過好在明天就要離開,擦不擦地也不重要。

“你那腳指頭是不是又不想要了?”瞪了眼李銀河,金穎忍不住再次問道。

這李氏敲門法讓金穎特別心煩,好端端的門非要跟敲鼓似的那么用力,又擾民又沒素質。

“上次是個例外,你以為我會像你那么笨?”李銀河輕哼一聲,響起之前大腳趾踢腫也是有些尷尬。

對著金穎使了個眼色,李銀河朝著陳珊珊努了努嘴,金穎立刻心領神會的哼了一聲,隨后一個人跑到臥室去收拾東西。

“珊珊,你去幫金穎一起收拾收拾,我和彭克說兩句話。”看著身邊的陳珊珊,剛剛還一臉痞氣的李銀河立刻換上了溫柔的笑容。

這家伙如果正經起來,也的確有些彭克那種謙謙君子的味道。

陳珊珊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后起身朝著臥室走去,同時懂事的將臥室的門關上。

看著陳珊珊的動作,李銀河忍不住咂了咂嘴,起初的他并沒想過能和這個女孩走到一起。

一方面是幫彭克忙,一方面是覺得好玩,李銀河對陳珊珊并沒有半點多余的想法,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身邊發生的這些事,突然讓這家伙有種錯覺。

似乎自己的生活中,缺少了陳珊珊就會變得一團糟,而有她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再去*心過目。

以往的李銀河,總喜歡用狼來形容自己,孤獨兇狠,不管什么時候都堅持著自己的信仰。

可現在的他,早晨起來的第一件事不再是自己吃飽全家不餓,而是會考慮到陳珊珊的感受。

這個懂事乖巧,同時品貌兼優的女孩,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讓李銀河動心。

彭克看著李銀河的表情嘴角一揚,眼中帶著幾分玩味的咳嗽了一聲,而剛剛陷入思緒的李銀河立刻回過神來,忍不住搓了搓手。

“銀河,你別告訴我,你對陳珊珊動心了……”彭克一臉揶揄的看著李銀河問道。

當初自己把手機拿下去的時候,李銀河一邊記著電話一邊信誓旦旦的說著不會玩火,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

李銀河身上的火,就算是跳到水里也澆滅不了了。

“啊?我沒有啊……”李銀河一臉訕笑的說著,不過閃爍的目光卻是將他徹底出賣了。

他也記得當初說過的話,可問題是,有些東西是不受思維所控制的。

“沒有就好。”看著李銀河一口否認,彭克也沒揭穿,而是皺著眉點了點頭似乎在思索著什么,看的李銀河有些著急。

他和彭克之間一直沒有秘密,現在說著謊話讓他心里有點發堵。

“得了得了,我現在喜歡陳珊珊,要殺要刮隨你便吧,當初說的沒做到……”扯了扯嘴角,李銀河終究還是沒憋住,對著彭克說了出來。

而聽見這話的彭克只是微微一笑,滿是深意的看了李銀河一眼。

“陳珊珊這女孩不錯,做事很穩重為人也不拜金,和你在一起正好可以改改你痞子的性格。”彭克看了眼關著的臥室門輕聲說道。

“而且長得漂亮,不管走到哪都絕對算得上焦點,還會做飯能照顧你。”

彭克慢慢的說著,而聽見這話的李銀河則是眉毛一挑。

“喂喂,你現在把我爸媽的話說了,回家我聽他們說第二遍會煩的,難道我還帶著女朋友躲到你們家去?”

李銀河的話讓彭克忍不住笑了一下,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意味。

兩個人早已經無話不說,他們都清楚未來的他們會有各自的家庭,有自己婚姻和事業。

也許某一天他們會忙到忘了曾經的約定,但不管什么時候,他們也都在真心的祝福著對方。

李銀河從茶幾下面拿了瓶水,喝了兩口卻看見彭克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臉上的笑容下意識的收斂了幾分。

金穎回去之后,李銀河的工作只是照顧好他,但彭克卻要一個人面對全部的壓力。

“你那邊和伯父伯母說了么?”

瞇了瞇眼睛,李銀河忍不住輕聲問道。

“說了,我媽這兩天過來,雅楠十有八九也會跟來。”彭克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眼中忍不住泛起了一絲沉重。

“我了個去,她們兩個人都來你招架的過來么?”聽著彭克的話,即便是李銀河都忍不住握住了眼睛,再看向彭克的目光已經有些同情。

“招架不過來也沒辦法,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和金穎的事,我會和她們挑明了說的。”

彭克瞇著眼睛,如臨大敵的樣子讓李銀河有些揪心。

“你在這邊先應付著,我沒事去你們家和你爸聊聊天,爭取給你拉個后臺。”李銀河猶豫了一下,總算想出了一個注意。

“這個到時候再說吧,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我爸主外我媽主內,兩個人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

彭克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家的情況的確有些微妙,用井水不犯河水形容一點錯都沒有。

“嗯,實在不行你就……我也不知道!”

李銀河琢磨了一下,最終將自己最后的念頭pass掉了,隨后靠在沙發背上嘆了口氣。

房間里的金穎和陳珊珊一直在收拾東西,兩個人在外面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看見房門慢悠悠的打開。

金穎在前,陳珊珊在后,兩個人各自拎著好幾個大包走了出來。

“東西收拾好就下樓吧,今晚都住在我那,明早上讓彭克送咱們過去。”

看著兩個人出來,李銀河和彭克對視了一眼也站了起來,隨后走到兩女身邊將所有的東西接過來,打開門朝著樓下走去。

因為前段時間在忙著李銀河的上市招股會,四個人這頓飯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聚餐,地點就定在金穎去過一次的卡夫卡餐廳。

相比金穎第一次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陳珊珊倒是顯得平靜很多,跟在李銀河身邊直到坐了下來都沒說過一句話。

一頓吃下來四個人都是酒足飯飽興高采烈,只是再次李銀河的別墅時,金穎和彭克都是有些沉默。

李銀河拉著陳珊珊適時回了各自的房間,而金穎和彭克在沙發上坐了一會,似乎都看出了對方有話要說,不約而同的起身走向了先前彭克住的臥室。

房間早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整齊,整潔的床單和被子看上去有些冷清,金穎自顧自的坐在了床邊,隨后拍了拍身旁,示意彭克坐過來。

兩個人都是腿伸在床外,枕著自己的胳膊看著對方,四目相對間,莫名的情愫緩緩縈繞而出。

“回了北京不要著急上班。”

看著金穎瞪大眼睛看著自己,彭克輕笑了一下,刮了刮對方的鼻子說道。

“為啥?回去了不上班干嘛啊?”金穎眨了眨眼問道,眼中卻帶著幾分莫名的意味。

這丫頭古靈精怪,自然知道彭克此時的想法,這家伙十有八九是怕自己和鄭總挨上什么關系,雖然知道鄭總和自己不可能,但被惦記著也肯定不爽。

男人的*欲,有些時候是不分情商和年齡,這是一種本能。

“回去不得調一下時差?”彭克扯了扯嘴角,他已經從金穎的眼神里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玩味。

“我上班就不能調了?”金穎笑嘻嘻的說著。

“你確定上班能調么?”瞇了瞇眼睛,彭克一臉威脅的朝著金穎的俏臉湊了湊,而這一次金穎卻并沒有半分閃躲。

輕輕將眼睛閉上,金穎的睫毛微微眨動,微紅的俏臉看上去猶如蘋果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看著金穎的動作,彭克微微愣了一下,隨后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雙唇吻了上去,喉嚨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

金穎看上去并不嫵媚,但卻有種讓人難以忽視的吸引力,就好象夜空中最亮的星,總是在人們仰頭的時候抓住人的目光。

微微發紅的面孔上帶著一絲嬌羞的笑容,金穎感受著彭克炙熱的吻輕輕哼了一聲,隨后反手將男孩的脖子抱住。

這一刻,時間仿佛都已經停滯下來,兩個人感受著彼此的溫柔,靜靜的品味著離別前最后的依依不舍。

良久唇分,金穎咬了咬下唇將頭扭到一邊,而彭克則是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對不起,金穎。”彭克嘆了口氣輕聲說著,伸手輕輕放在了金穎的手背上。

“嗯?”金穎聽著彭克的話微微愣了一下,隨后詫異的回過頭看了彭克一眼。

“其實我很早之前就喜歡你了,可我一直不敢說,我怕你覺得我太唐突太浮華,也怕因為當初的事情讓你不相信我。”

彭克一臉真誠的看著金穎,目光中帶著幾分無奈和感慨,卻似乎也有幾分小心翼翼和擔心。

撅著嘴點了點頭,金穎并沒做什么回答。

同樣的話她也想告訴彭克。

早在第一次看見彭克在coco酒吧彈奏的時候,金穎就已經動心,只是當時剛剛失戀的傷口還沒愈合,讓她選擇了退卻。

而之后在一起的時間,金穎逐漸淡忘了曾經失敗的戀愛,在彭克溫暖的照顧下,慢慢*著對方的內心。

只是同樣因為自己奶奶的事情,金穎再次選擇了退縮,一直到現在。

金穎想過,如果沒有昨晚的落水,沒有昨晚的擁吻,自己會不會答應彭克的告白。

答案,恐怕是不會的。

也許他們經歷了很多,可這些卻依舊不能讓金穎篤定和彭克在一起,畢竟任何一個女人也會恐懼永遠的等待和傷心。

“你的那張照片先交給我保存,你放心我不會弄丟。”彭克看著金穎,隨后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張照片,隨后連忙說道。

“什么時候給我?”

看著一本正經的彭克,金穎忍不住揶揄的問道。

她不怕彭克把照片弄丟,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在問彭克,兩個人下次相見會是什么時候。“下次見到你的時候,我一定給你。”瞇了瞇眼睛,彭克抿著嘴角給出了一個在金穎看來勉強及格的答案。

“唉……明天就要走了,誰知道下次見到我會是什么時候。”金穎忍不住嘆了口氣,她雖然舍不得,但也知道回家勢在必行,不管怎么推脫終究也要回去。

“不會很久的,最多一個星期。”彭克先是沉默了一陣,隨后咬了咬牙看著金穎,給出了一個讓女孩喜笑顏開的答案。

“說話算話,咱們拉鉤!”金穎將小拇指伸了出來,而彭克也是和對方輕輕勾在了一起。

兩個小拇指輕輕勾著,金穎和彭克靜靜的看著對方,直到門外面的動靜響起,才連忙將手分開。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讓金穎和彭克對視了一眼,隨后都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彭克走過去當先把門打開,就看見李銀河一臉賊兮兮的看著自己。

臉上帶著幾分*的笑容,李銀河沖著彭克挑了挑眉毛。

“干嘛?”彭克輕咳了一聲,看著李銀河低聲問道。

“彭克,你們住一起了?”李銀河壓低聲音問道,但語氣中卻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味道。

之前他在彭克小區的住房里,就看見過兩個人抱在一起睡覺,現在看來果然到了*的地步。

“有事沒事?”

彭克老臉一紅,瞪了李銀河一眼輕聲說道。

“沒事,我給你買了個帽子,你拿好,我先回去了!”李銀河將手里的小盒子遞到了彭克手中,哈哈一笑扭頭就走,只剩下有些目瞪口呆的彭克。

看著手中的東西,彭克紅著臉塞在了外衣兜里,隨后將外衣脫掉放在了椅子上,生怕金穎發現什么。

“李銀河找你干嘛?”彭克再次躺到床邊,腦袋還沒沾著床金穎就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

“不干嘛,說咱們睡在一起被子會不會小……”

彭克笑瞇瞇的說著,而金穎則是紅著臉將鞋子甩開,隨后鉆到被窩里,背對著彭克蓋上了被子。

房間的燈被彭克關上,黑暗很快讓房間變得寂靜起來,只有窗外依稀的月光可以勉強映照出家具的方位。

躡手躡腳的爬*,彭克輕輕的將手放在金穎的腰間,呼吸逐漸變得平穩悠長,慢慢進入了睡夢之中。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魔兽炼金可以赚钱 体彩p5 北京十一选五 雪莲花赚钱不 经典麻将(单机版) 1千炮捕鱼网站 实时nba比分 美国人投资什么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 五河县做什么赚钱呢 江苏快三 学历高不一定就能赚钱多 海南飞鱼 天龙八部挖矿赚不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 共享带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