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34:記憶散落,譜寫愛情與交錯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5:44|字數:5319

李銀河的鋼琴聲慢慢停止了下來,當最后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這個滿臉嬉皮笑臉的人也是略微有些感慨。

緊緊的攥著陳珊珊的手,李銀河似乎生怕丟去什么東西一樣,眼中都帶著幾分童年時才有的慌亂。

他是親眼看著彭克和金穎從相識到在一起,直到分手不再相見,而現在又重新投入彼此懷抱的。

那種剛在一起時猶如神仙眷侶的生活讓李銀河感到羨慕,而分別時卻連他感到心痛,直至現在,心里的一口氣終于長長的呼了出來。

摸了摸嘴角被彭克打的一拳,李銀河嘴角忍不住泛起了一絲笑容。

也許有一天自己失魂落魄的時候,彭克也會一樣這么對待自己,不為別的,只因為兩個人是一輩子的朋友。

“你怎么了?”陳珊珊似乎感受到了李銀河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皺了皺眉,看著一旁的青年輕聲問道。

“沒什么,只是覺得,委屈你了……”李銀河猶豫了一下,隨后抿著下唇輕聲說道。

原本陳珊珊才是今天的主角,可因為彭克和金穎的事,卻成了兩個人在一起的噱頭,成為了在場的配角。

李銀河就算為彭克和金穎的事情付出再多,他都不會覺得損失了什么,因為他在乎的只是兩個人能在一起,彭克能像以前一樣和自己聊天打屁。

可陳珊珊呢?那些原本只屬于她的回憶,此時似乎變成了別人的一部分。

“傻子……”抿著嘴,陳珊珊聽見李銀河的道歉,眼眶一下子紅了起來,她是第一次聽見李銀河說出類似的話。

“金穎是我朋友啊,幫她是應該的!”

陳珊珊輕聲說著,隨后將頭靠在了李銀河的肩膀上。

的確,陳珊珊和金穎是幾年的朋友,可之所以讓她選擇幫助彭克和金穎的,并不僅僅是兩個人的友誼,而是李銀河的態度。

從喝酒到洗胃,連夜飛往布拉格只為了讓彭克重新振作起來。

陳珊珊以前覺得李銀河很有男人的魅力,尤其嘴角似笑非笑的揚起時,更是讓任何女人無法拒絕。

只是*不羈的性格也讓陳珊珊有些擔心,以后的路那么漫長而李銀河又那么優秀,兩個人之間會不會出現其他人涉足的情況。

可直到彭克和金穎的事情發生,陳珊珊才將最后的一絲疑慮消散,李銀河的魅力不僅僅是在男人的做派,更是因為他的性情。

“我一定會讓你比金穎還幸福的。”李銀河沉默了一下,靜靜的看著陳珊珊,眼中卻帶著無比的篤定。

“恩,我相信!”瞇了瞇眼睛,陳珊珊盡量想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眼眶還是紅了起來。

兩個人的談話并沒影響到一旁正抱在一起的金穎和彭克。

他們不知道在彼此的懷抱中擁抱了多長時間,只是哪怕再多一秒,他們現在都舍不得分開。

似乎兩個人,只有擁抱在一起的時候才是一個完整的人,而沒有對方拉住的手,就是在城市中行尸走肉的靈魂。

背后的大銀幕逐漸暗了下來,李銀河對著門口站著的一群人做了個抱拳的手勢,隨后大家都和他擺了擺手,悄悄的從旁邊的側門離開。

這些人的確想金穎想的那樣,是李銀河走過來撐場子的。

他們也許不知道今天會發生的一切,可看著彭克如此深情的模樣,也都是被感動的一塌糊涂。

偌大的房間里,很快只剩下彭克李銀河,以及金穎陳珊珊四個人。

金穎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輕輕睜開眼睛瞥了一眼,隨后就看見李銀河拉著陳珊珊,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俏臉一紅,金穎縮了縮腦袋從彭克的懷抱里鉆了出來,咬著下唇又看了眼一旁的陳珊珊。

“你們今天都是特地為我準備的?”金穎嘆了口氣,隨后輕輕抱著彭克的手臂,看著李銀河問道。

“你覺得呢?”李銀河沒有回答,而是挑了挑眉毛反問道。

依舊是那副欠抽的模樣,依舊是一臉的壞笑,金穎看著李銀河的模樣有些恍然,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布拉格的時候。

只是她知道,當自己從這里離開,一切又將回到破碎的原點。

金穎唯一想的,就是能在這里多呆會,哪怕是一秒鐘,也不想松開彭克的手。

“上次的事情,我向你道歉。”金穎嘆了口氣,隨后抿著嘴向李銀河說了聲抱歉。

之前在北醫三院的時候母親臥病在床,她整個人的情緒根本不受控制,所以才做出了讓李銀河為難的事情。

“什么事?”李銀河嘿嘿一笑問道。

氣憤的瞪了李銀河一眼,金穎撅著嘴臉色卻是有些發紅。

“你們先聊,我煙癮犯了。”直接無視掉金穎的目光,李銀河從三角鋼琴上拿起那盒芙蓉王直接走了出去,而陳珊珊本要追去,但卻被金穎攔了下來。

“珊珊……”

看著陳珊珊也有些發紅的眼眶,金穎輕輕嘆了口氣,眼中有種莫名的情緒。

說實話,金穎原本打算再也不見彭克。

她不知道怎么面對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也不知道如何面對愛著他的自己。

她只想慢慢的遺忘,慢慢的*著自己的傷口,就算結痂,也算是對自己內心保護的一層鎧甲。

可此時此刻,當金穎再次看到彭克的時候,她的心卻在一瞬間融化了。

她對李銀河和陳珊珊瞞著自己,并在這和彭克相見的事沒有半分芥蒂,取而代之的則是滿心的感激。

如果不是再次相遇,金穎也不會相信,她的心還會跳動。

“金穎,我保證以后再也不騙你了,這是最后一次。”陳珊珊笑嘻嘻的說著,臉上帶著幾分玩笑味道。

“別鬧,我只是想謝謝你,為我做了這么多。”金穎忍不住皺了皺眉說道,剛想過去給陳珊珊一個擁抱,卻發現李銀河在外面吼了一句。

“珊珊,幫我把火拿出來!”

目光落在三角鋼琴上,金穎無奈的嘆了口氣,而陳珊珊則是做了個攤手的表情,隨后拿起火機慢慢朝著外面走去。

傻子都看得出,李銀河是刻意把火機放在那里,等著把陳珊珊喊出來的。

偌大的大廳中,此時此刻卻只剩下了兩個緊緊依偎在一起的人,兩個緊緊依靠在一起的心。

彭克和金穎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在感受著這一份難得的安寧。

拉著金穎,彭克帶著他順便坐在了鋼琴旁邊,一張臉上寫滿了感慨。

他以為再也見不到金穎了,可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女孩,才發現自己之前的頹廢和放棄是多么愚蠢。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但此時含情脈脈的兩雙眼睛卻說明了一切。

“對了金穎,阿姨身體還好吧?”

彭克似乎想起了什么,隨后看著金穎一臉擔心的問道。

“還好,之前暈過去只是血壓高而已,現在隨時可以出院。”金穎點了點頭,想起母親的事她的眼神也有些黯淡。

“那就行。”彭克欣慰的嘆了口氣,用李銀河的話講,只要人還好好的,就沒有什么解不開的梁子。

“彭克,你沒生我氣吧?”

看著彭克嘆氣,金穎的目光突然有些忐忑起來,對方到現在都沒提自己分手的事,這讓金穎心里有些不安。

“沒有。”彭克故意板著一張臉,裝作一臉淡漠的看著遠處,但很快就笑了出來。

看著失而復得的幸福,他實在沒辦法裝出生氣的樣子。

“討厭。”白了彭克一眼,金穎努著嘴說著,但眼中卻帶著幾分難過。

她知道彭克并沒生氣,但心肯定已經被自己傷的四分五裂。

“金穎,這次我回來的時間不能太長,今天晚上就要坐飛機回去了。”看著身旁的金穎,彭克輕輕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長發說道。

不得不說,彭克的話第一時間讓金穎沉默了下來,隨后抿著嘴點了點頭。

她知道彭克在布拉格還有事情,對金穎來說,能再見到彭克一面,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我想讓你跟我一起走。”看著金穎有些悵然若失的樣子,彭克咬了咬牙,隨后將手中的機票拿了出來。

微微一怔,金穎看著彭克手中的機票心里莫名的一動,但抿著嘴唇卻有些不知所措。

金穎是個孝順的女孩,她之所以給彭克發那種短信,就是為了讓自己媽媽放心,以免她在出現危險。

“我知道叔叔阿姨不會同意咱們在一起,但你去布拉格和我呆一段時間,過些日子完璧歸趙的回家總可以吧?”

彭克苦笑了一下,臉上帶著幾分自嘲的說道。

他似乎早已經預見到了這個結果,而彭克唯一想做的,就是讓金穎的離開不會讓他們太過難受。

“金穎,我爸媽同意咱們在一起了,叔叔阿姨現在也許還在氣頭上,但我可以等,就算天荒地老我也愿意等你。”

彭克深情看著金穎,而金穎則是抿著嘴,重重的點了點頭。

她之所以選擇分手選擇放棄,是因為想讓彭克找到更好的,面對自己的幸福,金穎有何嘗忍心去終結他們。

看著金穎點頭,彭克像個孩子一樣笑了出來,隨后將手中的機票塞在了對方手中。

“答應我,一定去找我,我保證你不會后悔!”彭克一臉篤定的看著金穎,而在猶豫中金穎也緩緩點下了頭。

“說話算話,咱們拉鉤!”彭克欣喜的伸出小拇指和金穎勾了勾,看著金穎左手中指上自己送的那枚戒指依然還在,輕輕抿了抿嘴。

這一刻,昏暗的大廳似乎都逐漸有了光色,兩個人的心在小指勾在一起的時候,再次融合為一。

這一次,不再是相互包容,而是盤根錯節的糾纏在一起,即便是時光,也不能將他們分開。

遙遙看著不遠處自己家的樓房,金穎的腳步停頓了一下,臉上忍不住帶著幾分忐忑,躊躇著朝著樓上走去。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看著正在客廳看電視的父親,金穎猶豫了一下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已經還是決定和彭克去布拉格。

金穎妥協了父母答應和彭克分開,在她看來自己偷偷溜走一個星期后回來,似乎也勉強說得過去。

輕輕關上自己的房門,金穎拉開燈就看見垃圾桶里已經堆滿了自己用來擦眼淚的紙巾,而桌子上昏黃的臺燈仍然亮著。

一摞紙,一根筆。

金穎慢慢地走過去,看著桌子上寫滿了彭克名字的橫格紙微微笑了一下,小心的放在了抽屜中。

靠在床邊,金穎將放在枕頭旁邊的獅子王辛巴拿了出來,臉上終于泛起了一絲笑容。

只是這份笑容背后,金穎說不出自己究竟是苦澀,還是絕望。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和彭克的結局。

固然不能一刀兩斷,但時間也會慢慢磨滅著他們的感情,直至找到另一個可以陪伴自己的人來終結他們間的一切。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糾結在一起的心被撕開時,不會那么疼。

看著有些散亂的床頭,金穎猶豫著帶些什么,但思來想去卻發現自己真的沒有什么值得帶的。

就好象自己第一次去布拉格的時候那樣,她所有的行李都丟了。

而這一次去,就算帶上所有的行李,但她仍然知道自己丟掉的是幸福。

眼角忍不住再次有些濕潤,金穎剛要拿出手中的機票,卻發現房門被推開了。

金穎的父親站在門口,一張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始終沒踏進房間一步。

“爸,您什么事?”金穎心里忍不住微微一顫,但臉上卻裝作詫異的問道。

“小穎,爸想和你談談。”金穎父親的聲音帶著幾分無奈,猶豫了一下走了進來,隨后自顧自的拉了一把椅子。

金穎母親的住院,似乎在一瞬間就擊垮了眼前抗住整個家的男人。

看著此時父親兩鬢突然冒出的斑白,金穎突然發現這個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男人突然老了不少,身體也有些佝僂。

“爸,您有什么話就說吧。”有些心疼的看著父親,金穎抿著嘴勉強笑了一下說道。

父女倆似乎因為彭克的事情有了一些隔閡,聽見女兒說話,金穎父親嘆了口氣,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閨女,你要非要和姓彭的小子在一起,你就去找他吧!”金穎父親擺了擺手,但眼角卻突然泛起了兩行老淚。

天知道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對金穎父親是種多么痛的選擇。

這個為了家付出一生的男人,也許并不能給金穎帶來金縷玉衣,不能給金穎帶來豪車洋房。

但他卻用自己的肩膀,扛著金穎最溫馨最安全的小窩。

即便是世界末日,只要有父親在,金穎都不會感到恐懼。

而此時此刻,這個男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卻好像泄了氣一樣,身體都佝僂了幾分。

“爸,你說什么?”

金穎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父親,她真的想不到,一直以來最為反對的父親此時此刻竟然做出了這種選擇。

“我說,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你就去吧。”金穎父親再次說了一句,可話音落下的瞬間,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為什么?”看著父親流淚,金穎同樣哭了出來,只是卻捂著嘴不敢讓隔壁正在休息的母親聽見。

“沒為什么,爸不想同時失去你們母女倆。”金穎父親輕聲說著,但這句話卻有種壯士斷腕的悲壯。

并不是金穎父親在選擇了自己的老伴兒而放棄了金穎。

他是放棄了自己作為男人的權威,而為了保全這個家做出了妥協。

父親的話讓頓時金穎的心緊了一下,想說什么但卻始終說不出來。

“你去找他吧,你媽這邊我勸勸她就行了,只要你能幸福,我們老兩口也就安心了。”金穎父親似乎也在猶豫著什么,隨后咬了咬牙說道。

頹然的坐在那里,金穎父親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慢慢站了起來,而金穎卻是哭著拉住了父親,一下鉆到了父親的懷中。

她不知道從自己成年開始,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抱過自己的父親。

感受著這個有些溫暖卻又有些陌生的懷抱,金穎的心突然揪痛的讓她無法呼吸。

“爸,我不去了,我在家陪著您和媽。”

金穎哭喊著說道,而父親則是輕輕拍著金穎的后背,嘴角泛起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閨女,爸媽并不是賭氣不讓你和他在一起,而是真的擔心你的幸福。”金穎父親猶豫了一下說道。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爸媽看著也揪心的很,你要記住無論以后到什么山窮水盡的地步,這里都是你的家。”

金穎的淚水滂沱而出,抱著自己的父親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她知道,父親的愛對自己是一種妥協,而對他本人卻是一種傷害。

“爸去看看你媽,你自己收拾收拾東西。”嘆了口氣,金穎父親輕輕將女兒從懷中拉開,隨后慢慢朝著外面走去。

“明早如果走的話,不要叫醒我們,我看不得你離開的樣子。”

金穎父親的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在房門關上燈一刻,金穎似乎感覺世界上最愛自己的人,把他的心關在了一片黑暗中。

金穎趴在床上流著眼淚,而此時在隔壁房間中,金穎母親看著老伴兒走進來時的樣子,也是淚眼婆娑起來。

金穎父親的選擇何嘗不是她的選擇。

“你都交代好了?”金穎母親的臉色仍然有些蒼白,但此時此刻卻更關心金穎的事情。

“交代好了,你覺得……”

金穎父親似乎有什么話說,但看著老伴兒臉色一變連忙住嘴。

曾經的一家之主,但在老伴兒住院之后,地位是一落千丈,直接成為了家中的地位最低的人。

只是這個最低的地位,卻仍然讓金穎父親很幸福。

“什么都別說,這件事我做主!”

目光看了看臥室電視上面的三封信,金穎母親說完話后轉過頭,直接閉著眼假寐起來。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能赚钱的苹果手机游戏APP 挂机广告赚钱 骗局 电竞比分网007 夫妻成长老公赚钱老婆花 伯乐彩票群 手机玩地下城怎么赚钱 祥和之灵赚钱 足球北单比分直播 球探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18选7 卖域名是怎么赚钱的 内蒙古麻将能作弊吗 怎么用捕鱼赚钱吗 爱波网足球指数 微信能领取赚钱 竞彩比分直播和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