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

Part.37:瞬息萬變,我見你不改流年

作者:會飛的魚|發布時間:02-26 15:44|字數:7969

彭克的聲音有些顫抖,羅馬柱無數的*散落下來,在微風的吹拂下仿佛飄蕩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來見證眼前的瞬間。

金穎重重的點了點頭,和陳珊珊手握著手,慢慢朝著舞臺的方向走去,但眼睛卻早已經哭的通紅。

看著不遠處的父母,金穎感覺全身都在微微顫栗,好在彭克的大手輕輕攥住了自己,用一絲溫暖,緩解了金穎全部的緊張。

彭克金穎站在中間,李銀河和陳珊珊分別站在他們的兩邊,與此同時舞臺上一位穿著白袍的外國老者走了上來,一張臉上寫滿了溫和與慈祥。

“彭先生,金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查爾斯教父,看見站在臺上的人,臺下不少認識他的外國人都忍不住再次發出了驚呼,但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他們都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他們都在等待這對新人在查爾斯教父的主持下,走進婚姻的殿堂,邁向幸福的未來。

彭克和金穎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而李銀河也是微微一笑。

“很高興今天能作為彭先生和金女士的主婚人,這是我有生以來最為光榮的時候,也是我最為感動的時候。”

查爾斯教父一臉的笑容,可眼中同樣閃爍著淚水。

他也聽到了關于彭克和金穎的事情,而上一次在圣維塔教堂為他們見證時,兩個人似乎還只是一對正在熱戀的情侶。

輾轉百折,兩個人能走到今天真的讓查爾斯教父相信了世間充滿愛和幸福。

“請問,彭克先生,你愿意娶金穎小姐為你的妻子么?照顧她,愛護她,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疾病還是健康,相愛相敬,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

查爾斯教父的眼中滿是祝福,輕輕走到彭克身邊,隨后一臉鄭重的問道。

“我愿意!”

彭克攥著話筒,聲音不可抑止的有些顫抖,但吶喊聲卻讓整個老城廣場都掀起了一絲熱潮,而查爾斯教父則是點了點頭,轉過頭看著金穎。

“金穎小姐,你愿意彭克先生為你的丈夫么?照顧他,愛護他,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疾病還是健康,相愛相敬,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

“我愿意!”

金穎的聲音像是黃鸝一般充滿了幸福和喜悅,而聽見這話的教父則是點了點頭,目光放在了一旁的李銀河身上。

李銀河立刻將一個托盤遞了過去,將上面的紅布掀開,兩枚晶光閃閃,在聚光燈下閃爍著耀眼光芒的戒指頓時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雙方互相佩戴結婚戒指。”

查爾斯教父靜靜的說著,而聽聞的彭克連忙拿起戒指給金穎戴在了手中,金穎同樣學著彭克的樣子,給他戴在了無名指上。

“我宣布,從今天起,彭克先生和金穎小姐,正式成為夫妻!”

伴隨著查爾斯教父的話音落下,一直坐在后面的四位老人終于站了起來,慢慢朝著彭克和金穎的方向走了過去。

金穎看著由遠而近的父母,又看了看和朋友有著幾分相像的女人和一臉和藹笑容的男人,眼淚再一次涌了出來。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流過多少次淚,但即便如此內心的喜悅依舊無法用語言表達。

“爸,媽!”金穎哭喊著跑過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母親,眼淚簌簌而落,剎那間打*換上一身紅色晚禮服的母親。

彭克在后面微微笑了笑,隨后看向了自己的父母。

兩個人對著彭克使了個眼色,心領神會的彭克連忙點了點頭,隨后朝著朝著金穎父母的方向走了過去,重重的鞠了一躬。

“叔叔,阿姨。”彭克的聲音有些顫抖,雖然他之前已經見到了金穎的父母,可對著他們仍然保持著本能的一絲敬畏。

“傻孩子,怎么還叫叔叔阿姨?”金穎的父親看著笑了一下,而彭克則是臉上一紅,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爸,媽!”老兩口連聲答應著,看向彭克的眼神寫滿了欣慰與贊賞。

聽著彭克的聲音,金穎的身體微微顫了顫,隨后連忙放開自己的母親,跑到了彭克的父母身邊鞠了鞠躬,甜甜的喊了一句爸媽。

不得不說,金穎的話音落下,彭克的母親眼淚瞬間落了下來。

他只有這么一個兒子,想到自己先前的為難和彭克與金穎的執著,那種自責甚至讓她無地自容。

一邊答應著金穎的話,彭克的母親一把將金穎抱在了懷里,而彭克的父親也是微微一笑,將兩個人同時抱在了懷中。

婚禮到這一幕似乎仿佛已經進入了尾聲,人群中,李銀河緊緊的攥著陳珊珊的手,看著眼前的一幕眼眶也是紅了起來。

深吸一口氣,李銀河盡量不讓自己流下眼淚,但鼻子仍然有些發酸。

臺上,彭克看著李銀河的樣子微微笑了一下,讓四位老人先行坐下,同時讓金穎去陪著他們,再次將話筒拿了起來。

“感謝大家今天對我們的祝福,感謝大家對我們愛的見證,但此時此刻我最想感謝的,是一位陪伴了我二十年,可以讓我將后背交給他的人。”

伴隨著一束燈光打在李銀河身上,陳珊珊和李銀河同時愣了一下,很顯然這一幕并沒出現在他們的計劃之中。

“這小子……”嘴角一撇,李銀河苦笑了一下,但還是再次走到了臺上。

“我們認識了二十年,他只打過我一個巴掌,但卻讓我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幸福。”彭克看著李銀河,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哽咽。

兩個人的兄弟之情,早已經超過了任何語言的闡述。

“我希望,有人能看到他為我做的一切,我希望他和我一樣,能有人給他一個擁抱。”

彭克的話音落下,李銀河突然看向了陳珊珊,但卻發現聚光燈打在了角落里的兩個人身上,整個人怔了片刻,剎那間眼淚流了下來。

一身古樸西裝和一身灰色大衣的兩位老人走了上來,看著李銀河突然落下的眼淚,微微一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個混蛋……”李銀河努力讓自己止住眼淚,但連鼻涕都流了下來,整個人趴在父親的肩膀上微微顫抖。

彭克聽著李銀河的話微微一笑并沒說話,而此時所有的燈光燈光都逐漸暗了下來,天空之上無數夜光氣球悄然飛起,緩緩飄向了天空之上。

伏爾塔瓦河上,湍急的河水映襯著天空上的夜光氣球,老城廣場中,無名的畫家將眼前的一切化為一幅又一幅篆刻了時間記憶的畫。

一切已經陷入寂靜,但每個人的心卻是充滿了興奮和激動。

李銀河的別墅從簽訂了租賃合同到今天,是第一次住滿的時候。

金穎的家人和同學朋友都在彭克的安排下已經有了各自休息的地方,而別墅中住的,則是彭克,李銀河以及金穎的家人。

當然,陳珊珊也在。

因為之前彭克已經見過了金穎的父母,所以當一家人聚餐完畢之后,彭克主動提出來要帶著金穎和自己父母單獨見上一面。

對于這個要求金穎自然不會反對,只是第一次見公公婆婆就已經是在結婚典禮上,金穎多少有些為難。

不過轉念一想雙方的父母都已經見過,心里也釋懷了幾分,在彭克的半推半搡下,終于走進了彭克父母休息的房間。

不得不說,之前住過那么多次的金穎都沒去過別墅三樓的客房,此時此刻一進去就是嚇了一跳。

偌大的房間看上去仿佛一個單獨的家一樣,先是*的沙發和電視,而隔著一堵門的地方才是套房中真正的臥室。

不僅如此,房間中還有一個小型的書房用來辦公,金穎進門的時候就恰好看見彭克的父母從書房中走了出來。

“叔叔阿姨好。”

看了眼彭克的父母,金穎紅著臉弱弱的說了一句,低著頭甚至不敢去直視雙方的家長。

“什么時候見你這么膽小了?”彭克揶揄的說了一句,但還是攥住了金穎的小手,給她傳遞著一絲鼓勵。

當然,彭克才不會告訴金穎,自己第一次見到對方父母的時候,張著嘴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會說。

如果不是李銀河在一邊捅了自己好幾下,恐怕這次婚禮現場十有八九會悲劇。

金穎聽著彭克的話尷尬的笑了一下,一臉溫和的看了彭克一眼,但眼中傳遞的卻是另一層意思:“你回去給我等著!”

彭克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而這時一直微笑的彭克母親終于說話了。

也許因為常年保養的關系,彭克的母親看上去很年輕,也能看得出彭克一部分長得想彭克的母親。

畢竟相比之下,彭克的父親是個大腹便便的胖老頭,雖然和藹可親,但卻和帥氣絲毫不沾邊。

“金穎,第一次見面,阿姨也沒有什么好送給你的,這個鐲子你帶著。玉養人人養玉,對你對它都有好處。”

彭克的母親將手中的一個小盒遞了過來,而金穎連忙小心翼翼的接了過來,稍微打開看了一眼,眼中盡是歡喜。

彭克也是瞥了一眼,隨后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母親給金穎的,竟然是祖傳下來的冰種三色玉鐲。

事實上,這種玉鐲并不算太過珍貴,以彭克家的實力,就算買再多也毫無壓力,但這個卻是祖傳下來的。

“謝謝阿姨。”金穎甜甜的笑了一下,隨后將小盒收了起來。

“嗯?我好像聽錯了,老彭,你聽見什么了么?”彭克的母親微微揚了揚眉毛,隨后看了眼帶著老花鏡的彭克父親問道。

聽著彭克母親的話,金穎吐了吐舌頭,第一時間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謝謝媽……”

有些扭捏的將話說出,彭克母親臉上終于泛起了一絲笑容。

“嗯……真乖!”心中的喜悅溢于言表,彭克母親拉著金穎的小手,直接將盒子打開給金穎帶了上去,隨后輕輕嘆了口氣。

“金穎,媽今天找你只有一件事,這件事不說出來,憋在心里總是難受的不行。”彭克母親看著金穎,眼中帶著幾分悵然。

“媽,您有什么事就說吧!”

不得不說,彭克的父母身上都有一種特殊的親和力,金穎雖然沒和他們說幾句話,可之前的緊張感卻已經蕩然無存。

“關于你奶奶和彭克爺爺之間的誤會,我想你有必要知道一下,然后你再找機會告訴家人,以免他們心存芥蒂。”

彭克母親說話很中肯,推心置腹的話似乎早已經將金穎當成了自己的親閨女。

聽著彭克母親的話,金穎先是微微一愣,隨后忍不住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彭克。

對于老人曾經的這段戀情,她曾經和彭克聊過,但最后的結果卻只是推測出來,并沒有半點真憑實據。

而現在聽著彭克母親要告訴自己,金穎也是有些好奇。

畢竟當初自己父母之所以不同意自己和彭克在一起,最大的隔閡就是老一輩人曾經留下的遺憾和無助。

雖然現在都緘默不言,但這件事不說明白,對兩家人都算得上如鯁在喉。

看著金穎微微點頭,彭克母親也是松了一口氣,隨后將之后的故事講了出來。

當彭克的爺爺回到北京時,組織上已經安排了婚姻,那時候正是特殊時期,彭克爺爺沒有太多選擇的余地。

最終他和這個自己甚至沒見過面的女人結婚了,但他心中卻始終沒有忘了那個在布拉格曾經相愛的身影。

彭克的爺爺曾四處打聽過金穎奶奶的消息,可最終知道的時候,她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

那個時候并沒有離婚之類的東西,彭克爺爺因為這件事大病一場,差點死在家中,在自己的新婚妻子的悉心照料下總算挺了過來。

而從那時起,他就已經將這份愛永遠的埋在了心底。

直到彭克爺爺離開,他始終都沒忘了那個一直在他心底的女人,但老人家很清楚不打擾,才是對她最好的愛。

金穎和彭克都在靜靜聽著母親的話,兩個人都是有些沉默。

相比他們的轟轟烈烈,彭克的爺爺選擇了深沉的愛,他們并不是沒有勇氣去尋找對方,也不是忘了彼此的約定。

而是在那個特殊時期,他們背負不起社會的輿論和壓力,兩個人唯有用相思相伴,才不會覺得孤單。

金穎突然明白為什么自己奶奶直到離開的時候,都沒有露出半點怨憤,只是眼中隱藏著很深的失望和嘆息。

也突然明白,為什么奶奶會告訴自己關于布拉格的事情,并讓自己這個童話般的城市里去尋找屬于自己的幸福。

因為只有奶奶一個人認為,就算她沒能和相愛的人度過一生,可那段回憶,仍然讓她成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彭克的父親始終沒有說話,但原本和藹微笑的臉上也泛起了一絲愁苦,而彭克母親則是眼眶有些發紅。

金穎同樣是潸然淚下,緊緊的和彭克母親的手握在一起,撅著嘴一言不發。

“好了,過去的事不要提了。”

終于,彭克的父親說話了,同時對著彭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帶著金穎離開。

今天可是兩個人結婚的第一天,他原本不想讓彭克母親把這種問題放在今天這種大喜的日子去說,可惜彭克母親憋不住。

“過去了就不要提了,彭克,你去給金穎的父母倒杯茶,不能讓人家覺得咱們沒禮貌。”彭克母親輕聲說著,同時將金穎的小手放在了彭克的手心里。

彭克看了金穎一眼,兩人點了點頭,隨后拉著手向彭克的父母告別,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不得不說,走出房間的金穎第一時間長出了一口氣,一臉怕怕的樣子,輕輕拍了拍*。

兩個人走出了房間并沒聽著彭克母親的話去拜訪金穎的家長,而是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別墅的大門,慢慢走在燈光黯淡的公路上。

今天的一切,彭克和金穎完美的闡釋了一句話的意思。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盛宴之后淚流滿面。

不管是彭克還是金穎,他們在這份感情修成正果的路途上都是荊棘遍布,但他們始終沒有放棄,直到現在才真的走在了一起。

金穎緊緊的攥著彭克的大手,一張臉上寫滿了幸福的笑容。

現在回想起來,她都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不可置信。

自己的親戚朋友,自己的家人都被彭克喊了過來,而在此之前自己竟然沒有半點察覺。

那種感覺,真的好像童話故事一樣,充滿了七彩斑斕的味道。

那一盞盞聚光燈,那一根根羅馬柱,那一片片白絲紗,那一張張祝福的面孔。

一切在金穎看來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議,但卻有真實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現實世界當中。

如果生活是一場戲,那么金穎真的要將最佳導演獎頒給彭克,而這個獎項的禮品,就是自己對他一輩子的愛。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么把我爸媽勸過來的呢!”

金穎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腳步看著彭克高高瘦瘦的身影輕聲問道。

路燈下將兩個人的影子都拉的很長,但卻在盡頭的方向終結在了一個點上,那里的黑暗仿佛也是透著一絲明亮的。

彭克輕笑了一下,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他已經答應了金穎的父母,將自己在醫院里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永遠憋在心里,除非有一天金穎從她父母口中得到,否則自己永遠不會說出來。

這是他給金穎父母的承諾,但同樣也不想讓金穎知道其中曲折的經過。

“你猜猜吧,我答應叔叔阿姨不能告訴你了。”彭克的眼神充滿了溫柔,輕輕將金穎拉進了自己懷里,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他真的險些失去了自己的摯愛,真的在某個瞬間曾無奈的想要放棄過。

但最終他堅持了下來,而上天也終于給了他這個機會,讓金穎的父母承認了自己,并且愿意配合自己,將這場特殊的婚禮送給金穎。

“這怎么猜,誰知道你使了什么美人計。”

金穎翻了個白眼說著,但卻很懂事的并沒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下去,因為她看見了彭克眼中的復雜。

既然現在已經幸福的走到了一切,那么之前的曲折自己了解又有什么必要?

金穎明白,其中的曲折和艱辛肯定的自己難以想象的,畢竟以彭克的身份和所處的環境去說服自己的父母,無異于癡人說夢。

“算了,你別告訴我了,我今天已經哭的夠多了。”對著彭克眨了眨眼,金穎俏皮的說了一句。

事實上,就算她知道的再清楚,也不可能再去更愛彭克了,因為現在她對自己身邊這個男人的感情,早已經到了飽和。

“那最好了,正好省的我為難。”

彭克就坡下驢的哈哈一笑,攬著金穎的腰繼續向前走去,但兩個人的腳步卻是越走越輕盈。

他們都知道,已經未來的路將會像眼前的大道一樣越走越寬。

所有的*和坎坷都已經過去,那么未來的路還會艱辛么?就算艱辛,他們手拉著手肩并著肩,會害怕么?

黑暗不可怕,可怕的是黑暗中沒有那雙給你光明的手,此時的金穎和彭克,就是彼此在未來路上的光明。

“對了,你帶我去一個地方吧!”金穎看了看時間,隨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撒嬌的甩了甩彭克的手臂輕聲說道。

“現在?”彭克愣了一下,現在已經是晚上。

雖然布拉格的夜生活在這個時候也才剛剛開始,但他們的家人可都在別墅里,兩個主人這時候溜走似乎不太好。

“就是現在,用不了太久啦!”

金穎重重的點了點頭,而看著對方篤定的態度,彭克也并沒再次阻攔,而是微微一笑將車鑰匙按了一下。

很快,不遠處那輛白綠相間的蘭博基尼的車燈突然亮了起來,白色的燈光看上去像是一雙細長的眼睛一般,滿是棱角分明的感覺。

車門在自動打開的瞬間,車中的儀表盤已經亮了起來,發動機的轟鳴聲驟然將寂靜的夜空喚醒過來。

金穎對著彭克嘿嘿一笑,隨后一路小跑鉆進了車子的副駕駛,而彭克則是慢慢的朝著門口走了過去。

“嘿哥們,你干嘛去啊?”

別墅樓上,一個腦袋突然探了出來,略顯粗獷的聲音明顯是偽裝了一下,但仍然讓彭克的腳步微微停了一下。

“不知道,金穎說去溜達溜達。”

彭克不用想都知道是誰,能把半個身子都探出來,并且大半夜聽見發動機的轟鳴聲立刻興奮的人,在他身邊似乎只有李銀河一個人。

“哎喲,風大要帽子么?”李銀河笑瞇瞇的再次問道,但下一刻卻被陳珊珊一把拉了進來。

“彭克,你和金穎去玩吧,不打擾你們了!”

陳珊珊甜甜的聲音從樓上響起,下一刻窗簾已經拉上,從窗外看去,原本亮堂房間也陷入了黑暗當中。

彭克玩味的笑了笑,李銀河這家伙,恐怕十有八九自己都帶上帽子了。

“喂,趕緊上來吧,一會別被別人發現了。”

金穎看著正在對著窗戶微笑的彭克喊了一聲,撅著小嘴輕聲說道。

那個地方她只想和彭克默默的過去,雖然一定有不少人都曾路過過那里,但恐怕沒有一個人會再次駐足。

“來了!”

彭克點了點頭鉆進車子,隨后在一騎絕塵的向著遠方駛去。

揚·胡斯雕像依舊靜靜的立在老城廣場上,而彭克給金穎所準備的婚禮舞臺,則被拆除的七七八八。

老城廣場上,一切似乎都已經恢復了原先的樣子。

金穎和彭克兩個人靜靜的圍繞著廣場看著人群仍然在討論先前發生的一切,隨后慢慢朝著一個狹小的胡同走了進去。

“這是……”彭克看著金穎帶領的路微微愣了一下。

“噓,別說話,希望還開著門呢!”金穎比劃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腳步也輕輕放慢了一些,但臉上卻帶著興奮的笑容。

“你怎么想帶我來……”

看著不遠處亮著燈的小門臉,彭克愣了一下隨后忍不住輕聲問道。

他沒想到金穎還記得這條路,還記得這丫頭第一次請自己吃飯的地方,這個吃方便面都要自己去接開水的小店。

“沒為什么,我記得這有個老奶奶一直在等著他的愛人。”金穎一臉燦爛的笑容看著彭克,緊緊的挽著身邊男人的手臂。

“我想告訴她一定不要放棄,他愛的人一定會回來!”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走到了小店門口,看著熟悉的一幕幕輕輕推開了那破舊的店門,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

可腳步剛剛落下,彭克和金穎卻都是微微一愣,因為他們發現這里的老奶奶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位花甲之年的老爺爺。

老爺爺正在角落里靜靜的坐著,用余光瞥了金穎和彭克一眼,隨后用手中的煙桿敲了敲旁邊擺放的面,示意他要吃什么自己拿。

“彭克,你幫我問問老奶奶去哪了?”

金穎皺了皺眉,眼前的老人雖然一臉慈祥,但似乎并沒有之前老奶奶那種目光中的希冀和即便是等待卻仍然幸福的神色。

聽著金穎的話,彭克輕輕點了點頭,隨后對著老爺爺用捷克語輕聲問了一句。

而聽見彭克說話的老人明顯愣了一下,竟然慢慢的起身朝著兩個人走了過來,坐在他們的餐桌旁邊,小心翼翼的將放在懷中的錢包拿了出來。

破舊的錢包已經被磨的破了個洞,可老人卻仍然如握至寶一般愛惜,口中喃喃的說了一句。

“他說,你們要問的人是不是照片里的人。”

彭克慢慢翻譯著,隨后從老人手中慢慢接過一張已經沾滿了膠布的照片。

黑白照片上,一個長相甜美的年輕女孩睜大眼睛微笑著,臉上的笑容似乎能將喜悅從照片中傳遞出來。

金穎仔細端詳了一下,隨后驚呼了一聲。

她確定這個女孩,就是上次自己在這里吃面時的那個老奶奶,那么眼前的老人似乎就是……

金穎輕捂著嘴巴,但下一刻卻聽見彭克復雜的看著自己,將老人的另一句話翻譯了過來。

“她已經去世了,在她離開之前我握住了她的手,她很開心,我可以感覺得到。”

彭克的話音落下,整個人就已經陷入了沉默。

而聽見彭克翻譯的金穎則是微微一怔,不可置信的看著身旁攥著煙桿的老人,眼淚再次忍不住流了下來。

她來這里,只是想告訴老奶奶不要放棄自己的等待,因為愛可以跨越一切障礙,即便是時間也不能將愛抹平。

可現在的金穎喉嚨里卻像是卡了一個東西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高興老奶奶最終等到了自己的愛人,但卻遺憾他們并沒能在一起過上幸福的生活,而看著眼前老人那老淚縱橫的面孔,她甚至不知道什么去安慰。

“彭克……”金穎輕輕攥了攥彭克的手,而彭克似乎也在悲傷中沉默著。

輕輕對著老人說了句什么,彭克對著老人鞠了個躬,隨后拉著還有些茫然的金穎走了出去,但在離開房間的昏暗中,金穎卻明顯看到了彭克臉上一滴晶瑩的淚珠落了下來。

他們是幸運的,兩個人并沒像當年的爺爺奶奶那樣遺憾終生,也沒像眼前的這個老人那樣,守望了一輩子。

他們感謝上天的安排讓兩個人相識相知,感謝這個地方,讓他們將原本堅定的愛變得更加珍惜。

布拉格,這個充滿愛和幻想,充滿幸福和希望的地方,猶如仙境一般充滿了光鮮亮麗。

小店中,這個充滿無奈和等待,充滿失落和無助的地方,仿佛是光明中的黑暗,讓人們永遠在陰霾之中。

只是,真正經歷過那些堅持和*的人,一定會看到黑暗中猶如鳳凰涅*一般,仿佛雨后春筍一般的愛。

這個地方,只有金穎和彭克知道。

這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作者說: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